无名交流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查看: 320926|回复: 45

我只想让玄幻是它本该有的样子!长篇小说《烈日心寒》猜到剧情算我输!

[复制链接]

0

主题

0

听众

6

积分

等待验证会员

发表于 2019-8-4 04:50:17 |显示全部楼层
  前记  炼气武道,险象环生。  不是人改变环境,而是环境改变人。  踏入这混沌大陆。  谁能全身而退?   谁能正常?  谁又能找回当初的那个自己?  一入血海,无归路。  从此自己是路人。  师父曾经说  混沌大陆是炼狱,炼造的不是能力,是人心。  能握住你的心,你就是人。  很多年后   他知道师父说的是对的  因为这个大陆太过残酷  要做到,  太难,  太难了!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0

主题

0

听众

2

积分

等待验证会员

发表于 2019-8-4 04:50:17 |显示全部楼层
  第一章  落榜  卡金帝国千叶城梧桐街,本是此城主干道路之一,平日却是人烟罕见,就连商铺也是寥寥无几。因为这正是千叶城主叶王宅府所在之地,许多人都知道那是一个有去无回之地。  据传言曾有两位路过此地的外乡夫妇只因往里面看了一眼,恰好被叶王之子看到,便被拖入府内,那个男人被乱棍打死之后,割了肉竟然让那个妇人吃掉才肯放其性命。  传言真假不得而知,不过据靠近此地之人所说,即使烈在炎热的夏日,也能感觉到里面的寒意,让人不由自主的打起寒颤。  不过今日,走动的人竟然多了起来,因为这正是三年一度的科举考试公布之日,榜单张贴在了叶王府不远之处。很多人看完榜单后,要么兴奋,要么沮丧。但无一不是包含着各种心情快速离开此地。  只有一名身穿灰色青衣的少年在榜单前驻立了不知道多久,任由身边的人来人往,仿佛这个世界与他没有任何关系。  他叫成文,今年十八岁,因为成文的父亲坚持认为:在这个民不聊生的时代,唯有科举考试或加入武道门派,才是翻身的唯一机会,又因成文自小体弱多病,所以5岁后他便有了这个名字。  而他并没有辜负父亲的期望,天资聪慧的他很快熟读各类名传,并且开始吟诗作对,村里的徐秀才苦苦研究半年也未解开的对子,被他看到后竟然脱口而出,对的也是巧妙连珠、严丝合缝、不禁让人拍手叫绝。  当然拍手的只有徐秀才一个人,毕竟村子里的其他人都是不识字的。但质朴的村民还是能从徐秀才那如若看到神仙一般欣喜的脸上推断出:这是一个天才!  村民们便对自小就乖巧的成文更多了几分喜爱。就当所有人期盼着成文能为村子争光的时候,一场瘟疫席卷到了村子里,很快成文的父母双双得病撒手人间,成文便吃起了百家饭,可以说村子里的每一家人都是他的衣食父母。此后成文变得沉默寡言,每天吃完饭便钻到秀才家里苦读书文。就这样一直期盼的科举考试终于到来了,告别了父老乡亲,成文立誓:不功成名就,绝不回村庄。  此时成文稚嫩的脸上一片茫然,些许自嘲挂在脸上。榜单已经看了无数遍。没有,就连入选名单都没有自己。巨大的打击让成文忘记了身处何处,甚至忘记了一切,脑袋里一片空白。  他虽然天资聪慧,但在情商方面却不及普通之人,甚至可以说是一个木讷之极之人,尤其面对如此大的打击,更加手足无措了。  良久之后,成文缓缓的转过了头,漏出一张清秀的脸庞,无助的眼睛在周围扫了扫,脸上挂着与年龄极度不符的苦涩。转身向着街道远处走去。  要去哪里?成文自己也不知道,家乡已经无颜面再回去了,目前首先想的是要让自己活下去,身上的三个馒头和一枚铜币,能让自己坚持多久呢?必须尽快找到差事。在这么气派的城中,应该能找到帮工之类的差事吧。成文在心里盘算着。  然而他那里又知道在千叶城的穷人,却是生活的连乡村都不如,在自给自足的乡村可以靠天吃饭。虽然要把大部分口粮上交给那些管辖的官府和武道门派,但终究还是能剩下一口吃的。  可在叶王管辖的千叶城,想要活下去,如果没有金银铜币的话,即便是乞讨都是没有资格的。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0

主题

0

听众

4

积分

等待验证会员

发表于 2019-8-4 04:50:17 |显示全部楼层
  千叶城每天都会送出好几车的尸体,有饥饿致死的、有伤病致死的、更多的却是争斗致死的。  这是一个残酷的世界,残酷的程度在此时成文的观念里是难以理解的。  三天后,烈日当头,火热的太阳毫不留情地炙烤着眼前的一切。一名少年被一个铁匠模样的中年男子毫不留情的赶出了店铺。少年正欲解释着什么,而中年男子却既不难烦的挥了挥手,看到少年还没有离开的样子,便做出了要打人的姿势。  嘴里喊道:“给我滚,用不着废话,你这样的人我见多了,不就是想在我这里混口饭吃吗?也不看看想做老子帮工的人都排成一条街了,你算什么东西,滚!”  少年终于不再说什么,转过身后,任由那苦涩的表情在脸上展现出来。这名少年正是成文。  在这三天的时间里,成文踏足了各个铺面,得到的结果出奇的一直,拒绝!有些好心的店家会摇头叹息,却始终没有跟成文解释任何原因。有些凶恶的却直接动手把他打出了店铺。  以前在村里子虽然生活的也是很贫苦,但是村民之间向来和睦,大家相互扶持倒也是其乐融融。外面的世界让成文仿佛进入了一种噩梦,人们为什么会这样呢?成文想不明白。然而他更不明白的是这个噩梦只是一个开始。  傍晚时分,成文终于无力的停靠在了一个桥洞下。难道自己真的要饿死在这里吗?或许死亡也是一种解脱吧,死就死吧,自己的父母已经离世,他再也无牵无挂,面对这样残酷的世界,活着何尝不是一种折磨呢?  等等,真的没有牵挂吗?成文突然记起来自己明明还有一个哥哥。一个从谋面过的亲生哥哥。这个哥哥只存在于父母以及村民的口述之中。说是当年一个名为点苍派的武者前来村子里寻找有潜质的孩子,哥哥便是被看重的唯一的孩子。当时成文只有三岁。自此之后再也没见过哥哥。  后来据说点苍派已经被其他门派歼灭掉。后来再也没有哥哥的消息。成文不敢继续想下去了......  可是就算有机会,自己又要去那里找他呢?只知道自己的哥哥名字叫成武。只有一个名字想找到一个人无异于大海捞针吧。因为仅千叶城的管辖范围就有近千万人,而卡金帝国像千叶城这样的城市又数不胜数。如果再放眼帝国之外?  成文不敢想象那是一个什么样的世界,那里的人会不会也像千叶城一样冷漠,如果所有的人都和村子里一样就好了。  就这样想着,倦意袭来,成文昏昏的躺在桥洞下面睡了过去。  不知过了多久,天已经完全黑透。昏睡中的成文感觉有水滴落到了自己脸上,是下雨了吗?成文缩了缩身体,并不打算从睡意中醒来。  不对!雨水怎么有这么重的味道。这样的味道不是雨水!是尿!!!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0

主题

0

听众

2

积分

等待验证会员

发表于 2019-8-4 04:50:17 |显示全部楼层
  成文突然张开眼睛,果然看见了一个乞丐模样的人正对着自己的身上撒尿。一个激灵,突然跳了起来。  “你干什么!”成文面色通红显然有些生气了。  “哈哈哈哈哈”一片哄笑响起来。  成文这才发现还有七八个乞丐站在撒尿之人身后,正嘲笑的看着自己。每一个人都是各种补丁穿着的乞丐模样。表情甚是得意的样子。  “撒尿呗,还能干什么,是不是没见过别人撒尿啊”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又是一片嘲笑的声音。  “我和你们无冤无仇,为何这样欺负我?”成文显然已经真的生气了。脸已经憋的通红。这些乞丐竟然毫无愧疚感。这三天的遭遇已经让他的心情接近崩溃。如今连平时都要乞讨为生的乞丐。都要欺负自己吗?  “就是要欺负你,你能怎么样呢?”身前的乞丐边说边挠了挠杂草一般的头发,脸上的污垢已经判断不出他的年龄。但是嘲笑的模样还是在嘴边挂着。竟然还有一副理直气壮的样子!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0

主题

0

听众

4

积分

等待验证会员

发表于 2019-8-4 04:50:17 |显示全部楼层
  第二章 欺辱   成文要忍不住了,他知道如果动手教训他们自己显然没有那个实力,可是自己从小到大,哪里受过这样的委屈。一定要还击,可是能怎么办呢。想了想,成文盯着每一个乞丐,一字一句的说:“是不是只有欺负比你们还惨的人,才能感觉你们不是最惨的人!”  这次没有人笑,也没有人说话。乞丐们的笑容仿佛凝固在了脸上。  “啪”一个巴掌打到了成文脸上,猝不及防的成文被直接的打倒在地上。  “哈哈哈哈哈”嘲笑的声音又哄响了起来。  刚想爬起来的成文,眼前一黑,被人一脚踹在了脸上。再次重重的摔倒。  可能是被成文的话刺到了痛处,一群乞丐围着成文打了起来。雨点般的拳头袭来,成文抱着头,身体蜷缩成一团。不知道是他们的力气太大,还是自己的身体太弱小,每一下都疼的感觉要昏死过去。不知道又挨了多少下,乞丐们还是没有停手的样子。成文终于忍受不住了。本能的开始了求饶。  “等一下,等一下。求求你们......别打...啊.....我错了......别再打我了。”  没有用!还是没有人停手,也没有人说话。回应成文的重重的拳头和脚。  十分钟后,或许是乞丐们打累了,或许是他们对成文失去了兴趣,殴打的次数逐渐减少慢慢的停了下来。  成文早已全身肿痛,身体的每一处都在疼。不知道肋骨有没有断,腹部传来剧烈的灼痛感。  一个乞丐走过来蹲下身体,一把抓起了他的头发,把他的脸庞露了出来,这是怎样一张脸,臃肿的脸庞几乎难以分清五官,有血流了出来不知道是嘴上还是鼻子流出的,鼻涕和眼泪也同时在流。从面部来看已经分不清成文的表情。只有那乌黑的眼睛写满了惊恐。   “一看你个毛小子,就不是城里的人,今天就算打死你也没有人管。懂吗?”  成文通过乞丐毫不在意的眼神,仿佛明白了:这个乞丐并没有吓唬自己,他说的全是事实。  天哪,这是怎样的一个城市。外面的世界为什么会这样,人为什么会这样和陌生人相处,难道基本的相安无事都做不到吗?  一记重脚突然又踢在了成文的后背上,不知道是谁的声音随之响了起来:“跟你说话呢,你发什么呆!”  成文想也没想的说了句:“懂了”。只祈求这些人不会真的打死自己。  “懂了就给我们每人磕三记响头,然后每人喊一声爹。也许我们会放过你的这条狗命。”抓着成文头发的乞丐刚说完,随即又是一片哄笑声。  各种情绪纠结在成文的脑海里:愤怒、惊恐、忧伤、无奈、绝望。  不知道从哪里来的勇气,成文突然挣脱开乞丐的手,奋力的站了起来。眼睛些许红丝渗透出来,他盯着乞丐们大吼:“就算你们打死我,我都不会叫的。来呀!!!”  让成文意外的事情发生了。最前面的乞丐突然的跪了下去,随即后面的乞丐也匆忙的陆续跪在自己身前。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0

主题

0

听众

2

积分

等待验证会员

发表于 2019-8-4 04:50:17 |显示全部楼层
  借着月色,成文看到了身前的乞丐惊恐的眼神,只是匆忙一撇,乞丐再也不敢抬起头来,身上竟然忍不住的开始发抖。仿佛见到了妖魔一般。  这让成文心里获得了些许的满足感,不过就凭自己吼了一句。不至于让他们变成这样吧?  等一下!刚才乞丐眼睛偷撇的目标好像不是自己。而是自己的身后。难道自己身后有什么东西吗?成文突然转过身。  不知何时一个人已经站在了自己身后。这是一个约摸二十五六岁左右的男子,身上穿着一套灰色长袍,中间用圆形腰带扎了起来。右胸部位有一个手掌大小的白色圆圈,圆圈上面同样印着和衣服一样颜色的一个字。是“丐”字。浓眉大眼,虎虎有神。  此刻一双眼睛正凌厉的盯着眼前跪下的乞丐。并没有因为成文的疑惑而看他一眼,仿佛成文是空气一般的存在。  “为何欺辱他人?”灰袍人淡淡的说道,从声音也判断不出他的任何情绪。  “回灰乞大人的话,因为...因为......”为首的乞丐声音颤抖着说道。说到原因的时候他竟然停顿住了,仿佛大脑在极速的思考。看样子他并不敢欺骗眼前的灰袍人。  “那就是没有理由了。”灰袍人的脸色突然阴沉了下来。继续说道:“我丐帮之中有可以任意欺辱他人的规定?”  为首的乞丐先是一怔,随即赶忙回答:“没...没有。”  丐帮历史悠久,仿佛有乞丐的时候便有了丐帮。很显然成文面前的这些人都是丐帮中人。而灰袍人正是丐帮中的灰丐一职。丐帮虽然高手不像其他一流门派那么多,然而在帝国各个城市甚至各个乡村都有其管辖范围。  所以人数是卡金帝国最多的帮派。其综合实力也勉强挤进了一流门派的行列。  丐帮以颜色及实力划分等级,从高到低分别为:黄,紫,红,橙,青,绿,蓝,黑,灰。整个帝国的乞丐全部由灰丐统一管理、按时缴收金银铜币。  自黑丐之上便不用再与乞丐打交道。不过丐帮整个大的条例规定、惩罚制度是由上层制定。而上层没有提到的规定范围之外的事情则是由所管辖的灰丐自行制定,只要能按时缴纳规定的金币。帮中上层便不会过问最底层的乞丐的生死。也就是说这些乞丐的生杀权利全部由这位灰袍人决定。  而灰袍人所说的乞丐欺辱他人的条例,在丐帮中并没有这样的规定。所以此事可大可小,甚至可以当做没发生,这完全要看这位灰丐的心情了。  灰袍人缓缓的向前走了两步,一只脚再次抬起,直接踩在了趴跪着的乞丐后背上,脚下一用力,竟然直接从他的身上踩了过去。乞丐全身一动也不敢动,就这样一直保持着趴跪的姿势。在别人看来如此大的羞辱,似乎在乞丐哪里丝毫感觉不到。仿佛习以为常了一般。  灰袍人踏过乞丐的身体后并没有停顿,继续向远方走去。一句轻描淡写却又极具威严的话从他那里缓缓的传了过来:“你们每人自断一根手指,若有再犯,死!”  乞丐们仿佛如释重放的样子,为首的乞丐急忙回道:“是,谢灰丐大人开恩。”后面的乞丐也反应了过来齐声道:“谢灰丐大人开恩。”  “等一下!”一个声音在灰袍人身后响起。正是成文。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0

主题

0

听众

12

积分

等待验证会员

发表于 2019-8-4 04:50:17 |显示全部楼层
  灰袍人停下了脚步,不过并没有回头。  “你们这些人如此欺辱我,不会就这么算了吧。”看不透此时状况的成文说道。  他脸上还挂有未消退的怒意。他似乎忘记了刚才自己还在乞丐的暴打之下求饶。要不是灰袍人出现,自己有可能真的会被打死在这里。  乞丐们都知道这小子完蛋了,他们想不通这个小子,为何如此愚蠢。但是依然没有人敢动一下,甚至都屏住了自己的呼吸。  果然灰袍人转过了身,眉宇间露出一种奇怪的恶意,望向成文的眼神慢慢的凌厉了起来,最终变成了毫不掩饰的杀意。  正在这时,数匹马蹄击打路面的声音,突然从远方传来。眨眼睛的功夫便到了桥上,在桥上面飞驰而过。  突然,“吁”的一声长呵。马车极速的停了下来。  一名满脸络腮胡的彪形大汉跳下车来,身后陆续跟上了两三名官兵模样的人,向着众人这边极速走来。  “唰”的一声大汉拔出了腰间佩刀,人未到,话先至:“所有人,都给我上车。”声音中充满了蛮不讲理的语气。  看到众人都立在原地不动,大汉似乎也习惯了这样的反应。几个跨步便来到了众人跟前,眼睛瞪的鼓鼓的,仿佛要杀人一般。刚要说什么,恰好看到了灰袍人站在最前面正笑着望着自己。定晴一看,终于看到了灰袍人的服饰。  “原来是丐帮的人”大汉的语气缓和了一些。  灰袍人并没有说话依然微笑着望着他。  “你们丐帮大半夜的不睡觉,跑到南泉桥干什么,这可是叶王府的势力范围。”  “途经此地而已。”灰袍人灰袍人淡淡的答道。  “这么说,这些人全是贵帮之人了?”  灰袍人指了指成文,说道:“除了这位阁下素不相识。”  “给我带上车!”大汉刚说完,身后一名官兵走到成文面前,一把抓住了他的衣衫,连推带拉的便要往后走。  “等一下!”成文喊道。  “等你娘个头”那名官兵喊完便一拳打在了成文的肚子上。成文疼的直接弯下了腰,不过只弯到一半,便又被侍卫拎了起来。拖着他向着马车方向走去。  那名大汉向着灰袍人拱了拱手道:“公务在身,如有失礼,海涵。”  灰袍人也拱了拱手笑道“客气,客气。”  目送着大汉离去,灰袍人看到了成文正被推搡着向马车走去,马车共有三辆,每一辆都在后面放了一个巨大的铁笼。铁笼里面挤满了人,像是动物一般被关在里面。那名官兵打开铁门手臂一用力,直接把成文推了进去。  官兵的力度着实有些大,成文身不由己的撞向了离他最近的一名中年人身上。  “哐当”的一声巨响,铁门再次被关上。  发生的变故太突然,成文还未从震惊中缓过神来,不过他隐约中也感觉到了,自己遇到的绝对不是什么好事。  马车再次动了起来,成文抓着铁栏杆,他想逃离这里,如果能离开这里他永远不会再回到这地狱一般的千叶城!他突然望向乞丐们。发现他们正幸灾乐祸的望着自己。其中为首的乞丐举起一根手指,在自己的脖子上比划了一下。成文突然打了一个寒颤,他看懂了,这正是杀头的手势!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0

主题

0

听众

2

积分

等待验证会员

发表于 2019-8-4 04:50:17 |显示全部楼层
  成文赶紧回过头,发现铁笼中,大家正望着自己。目光中充满了同命相连的担忧。  “我们这是去那里?”成文试着问道。  众人都摇了摇头,一头雾水的样子。身边的中年人说话了:“我们几个都是一个村子里的,他们突然闯进来,不问缘由就开始打人,抓人。我们以为是遇到了强盗,没想到他们是叶王府的人!”  “可是我们没有犯王法呀,他们是不是抓我们去做苦力?”另外一个说道。  “哼哼哼哼...哼”此刻一个角落里传来了一声苦笑。仿佛在嘲笑着所有人的无知。  众人望向他,是一个二十左右穿着睡衣的少年,蹲坐在哪里,双臂挽着膝盖。苦涩的眼神中充满了绝望。  “你是不是知道我们被抓去做什么?”中年人问道。  睡衣少年似乎并不想回答任何问题,喃喃着像是和自己说话:“我不该出去追我家狗的,我太傻了....不应该的,不应该的....晚上不应该出来的...呜呜呜..呜”他越说越激动,到后面竟然哭了起来。  那是怎样的一种哭声?无尽的绝望,无尽的悔意,无尽的凄凉。有人不由自主的裹了裹衣衫。  没有人再说话,没有人想再说话。没有人再问问题。生怕问出来那个预料中的回答一般。也许他们已经知道答案了。  只有成文不知道!他迷茫的望着远方,脑袋里空空的,什么想法都没有。竟然莫名其妙有一种安详的感觉。  黑夜漆黑的像墨一般,月亮不知道什么时候躲进了乌云里。只有一个少年的哭声伴随着马蹄踏击路面的声音在黑夜里穿驰......  第三章 六公子  叶王府,金黄琉璃的瓦片在阳光直射下闪着耀眼的光芒。府内无数院落,各种古树参天,红墙黄瓦,金碧辉煌。  其中一处的院落,高耸的朱漆大门顶端,悬挂着黑色木匾,上面龙飞凤舞的写着三个大字:华阳阁。  院落内正房内,一名身穿白色睡衣的少年,正躺在摇椅中,闭目养神。  初晨的阳光照射进来。这名少年好像刚刚睡醒,一副百无聊赖的样子。一名老者缓缓走到他跟前,恭维的附身小声的说道:“六公子,人都准备好了,今天二十个,全都在院子里。”  这个六公子慵懒的“嗯”了一声,偏了偏头,眼睛依然闭着,仿佛嫌这个老者打扰了他那还未完全苏醒的睡意。老者身体缩回来,站在原地。不再多言。  一分钟后六公子的眼睛缓缓的睁了开来,呆呆的望着横梁片刻。突然跳起身来,嘴里喊着:“走了,走了,走了。不睡了!”边叫嚷着边向着屋外走去,猛地拉开房门,阳光顷刻照射进来,他夸张的眯起了眼睛,来到了房外院落内。  在他面前,正对着房门的院落内站了两排人,每排十个人。四名名侍卫站在两排人旁边,面无表情,修罗一样。  这些人的衣服全部被换成了统一着装,每个人都套了一身白色的长袍,除此之外再无其他,甚至脚都是光着的。  正是被抓来的成文一群人。成文站在了第二排中间的位置。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0

主题

0

听众

2

积分

等待验证会员

发表于 2019-8-4 04:50:17 |显示全部楼层
  昨天半夜时分,装载成文一批人的马车,直接踏进了一处不知名的院落。众人被赶进一间硕大的房屋,里面有散散落落的几十个人,或躺或坐的望着这些新来的人,成文正要找一个位置躺下睡觉,房门再次被推开。  是一名面容颇为靓丽的女子,穿着一身素白色长锦衣,身形修长苗条。头发挽在脑后扎成辫子,简洁干练。瓜子形白嫩如玉的脸上,有着精致的五官,却带着冰霜般的寒冷。手里正握一尺皮鞭。  “啪”的一声皮鞭挥舞到上空。厉声喝道:“选中的人,都跟我走!”不等众人反应过来,她便随意的拉了一个人到自己身后,很快她身后便被陆续的拉过去了十几个人。  在她望向成文的时候,不由的顿了顿。她看到了成文那张被乞丐打到极度臃肿的脸庞,思考了片刻把成文也拉了过去。  共二十人!这二十人被她带领到了一间硕大的浴室。每人面前放着一个浴桶,装满了水。就在她眼前,就在她的注视下,所有人脱去了衣衫,进入木桶中洗澡。当然是在最前面的两个因为害羞,而动作迟疑的男人被皮鞭打了以后。  随后在她仔细检查后,确认都洗干净了以后,众人被换上了白色的长袍。整个过程她面无表情,神色冷峻。  被鞭打的两个人此刻也明白过来,自己那害羞的那点男女之情,放在在这里竟然如此可笑。  在她眼中他们已经不是人类了,是动物。不!或许动物都不如。而是尸体,目前还活着的尸体。  此刻,华阳阁,六公子,正望着眼前的二十个人。 眼神中充满了期待,似乎期待着有什么事情要发生一般,慢慢的他的眼神黯淡了下去,失望的表情逐渐的挂在了脸上。  突然他一跺脚,一下子蹲在了地上。嘴里大叫着:“我不干!你们干嘛都不看我。”语气竟然像是在撒娇一般。  终于有人缓缓的抬了抬头,望了望蹲在地上的六公子,六公子像孩子一样,表情突然变成了开心。猛地站起身来。撒娇般的说道:“对嘛,对嘛,都看看人家呗。”  所有人都是一头雾水,不知道六公子把大家聚集到这里的目的。有人悄悄的松了一口气。眼前青涩的少年显然是一副人畜无害的样子。  逐渐的,大家把头抬了起来。六公子竟然兴奋得跳了起来,拍手叫道:“好棒,好棒!你们等着我哦。”  只见他转身跳跃着向着院子一旁跑去,那里有一个武器架,上面摆满了各种武器。半晌后,他挑选了一把短剑,返了回来。  来到最右边的,一名皮肤黝黑的老人面前停了下来。  笑眯眯的望着老人。  老人望了望六公子手中的剑,又望了望他那灿烂的笑容。貌似不知道他要做什么。勉强的挤出了一个宠爱的笑容。  六公子下面的话,让老人的笑容瞬间僵在了脸上。  “老爷爷,您想怎么死呀?”  不过老人很快的恢复了笑容,看样子,他并没有理解六公子话里的意思。  笑道:“好孩子,爷爷还不想死呢,爷爷是木玉村的,前天晚上不知道为什么……”  “扑哧”一声。  老人还没有反应过来,短剑已插入他的胸膛。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0

主题

0

听众

2

积分

等待验证会员

发表于 2019-8-4 04:50:17 |显示全部楼层
  老人不可置信的望着眼前的六公子,满眼写满了“为什么”的询问。不过六公子没有说话,就这么笑眯眯的望着他。随后老人重重地倒了下去。  所有人都震惊了,一片噪乱声响起来,所有人都想逃,可是刚有这个想法的时候。  侍卫严厉的声音响起来:“移动半步者,死!”  有的人都惊恐的望着六公子,有人望了望大门,似乎在盘算着逃跑的可能性。  成文也不可置信的望着六公子,他似乎在怀疑,那把剑到底是不是六公子插的。  不过很快他就有了答案。  “你这个老爷爷,都不好好回答问题,人家问的是怎么死,又没有问你想不想死。真是的!”六公子愤怒的责怪道。  说完她又笑眯眯的把头转向了第二个人。  这是一名二十多岁的少女,眼中充满了祈求,她已经哭了出来,但是又不敢发出声音,哽咽的发出了似乎连自己都听不到的声音:  “不要,不要,我求求你了……”  六公子依旧笑眯眯的,似乎是在安慰一般:“姐姐,坚强一些嘛。姐姐不怕哦,姐姐想怎么死呀?”  少女不敢说话,全身已经哆嗦起来,双手抱在胸前,祈求的望着六公子。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QQ|Archiver|手机版|无名交流网 ( 鄂ICP备18000449号-6 )

GMT+8, 2020-10-20 08:37 , Processed in 0.025550 second(s), 11 queries , Xcache On.

Powered by Discuz! X2.5

© 2001-2012 Comsenz Inc.

回顶部
汽车门网     神马电影网 施肥机,便捷,式笑笑博客一笑倾城爱玩电影萌怪网专注精品源码分享微言读书E881同城网web小工匠美女sho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