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名交流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楼主: StormyMyri

我只想让玄幻是它本该有的样子!长篇小说《烈日心寒》猜到剧情算我输!

[复制链接]

0

主题

0

听众

4

积分

等待验证会员

发表于 2019-8-4 04:50:17 |显示全部楼层
  “噗”利剑已进入了他的喉咙。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0

主题

0

听众

-1

积分

限制会员

发表于 2019-8-4 04:50:17 |显示全部楼层
  血洒了出来,溅了六公子一脸。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0

主题

0

听众

4

积分

等待验证会员

发表于 2019-8-4 04:50:17 |显示全部楼层
  六公子抹了抹眼睛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0

主题

0

听众

2

积分

等待验证会员

发表于 2019-8-4 04:50:17 |显示全部楼层
  双手一用力,把少女推倒在了地上。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0

主题

0

听众

2

积分

等待验证会员

发表于 2019-8-4 04:50:17 |显示全部楼层
  大家已经彻底明白了!  二十个人!  都会死在这里,没有任何人能逃脱!  这个拥有孩子一般外表和言行的六公子,内心却是极度扭曲,他竟然以此种行为在取乐!  而且看样子,他已经习惯了这样!  怎么办?既然要死,为何不搏一搏,这是一些人的想法。  还有一些人,已经彻底被吓傻,他们大部分都是种地的村民,有的一生都没有离开过村子。见到这样的场面,怎么能不被吓到。  六公子又望第三个人开口了,这是一个老人,干瘪松弛的皮肤包裹着骨头,特别瘦弱。感觉一阵风刮来,就能把他吹倒。  “老爷爷,您想怎么死呢?”  六公子那恐怖的话响了起来。    “呵呵呵,我呀?”老人的语气竟然出奇的淡定。而他脸上竟然还挂着轻松的笑容。  这让所有人都感觉匪夷所思,就连六公子也是歪着头,好奇的看着他。  “嗯嗯,是的呢。”六公子回应着。他眨巴着眼睛,好奇的望着这个瘦弱老人。  老人指了指远处一座五层的阁楼,说道:“你可以把我,从那个很高的房顶上面丢下来,把我摔死。”老人平淡的诉说着,仿佛将要死亡的不是他。  “我不答应,嘿嘿嘿嘿…”六公子调皮的说道。对着老人扮了个鬼脸。  只见他举起短剑向着老人的勃颈砍去,突然短剑停顿在了半空中。  所有的人都惊呆了,顺着短剑望去,只见老人两根手指不知何时已经夹住了剑身,在六公子还没有反应过来的时候,老人手上一用力。  “咔嚓”一声。  短剑竟然被老人用手指硬生生的夹断,左手一挥,还未落地的剑尖,已被他抓在手中,右手同时向着六公子抓去。看样子他是想挟持六公子。  可是就是在这一瞬间,老人的右手竟然不见了!  怎么回事!!!?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0

主题

0

听众

2

积分

等待验证会员

发表于 2019-8-4 04:50:17 |显示全部楼层
  第四章 等待  老人不可置信的望向了旁边的侍卫。过了片刻,血从老人断臂处终于涌了出来,鲜血如注。  “是我做的,你身上有灵气,我也早就察觉到了。”旁边的侍卫冷酷的说道。  老人并没有过多关注受伤的手臂,而是用不敢相信的目光望着侍卫。  刚才六公子几乎就贴在自己身前,而侍卫离自己至少有三米以上的距离,在自己出手抓向六公子的时刻,侍卫出手,斩断了自己的手臂。  这是需要高出自己多少段位的实力才能做到!    老人虽然知道,自己的实力并不入流。但也没想到对方的实力会强出自己这么多。  当年他也是有幸加入了一个三流势力的武道门派。只修习了一年,便与同门的一名师妹互生情愫。因为感情过深。两人选择了退出武道争斗的世界。在一个乡村厮守余生。  此刻,老人似乎知道了自己与侍卫的实力差距,那是一种是不可逾越的差距。  老人也知道在场的二十个人没有人能活得下去了。  “也好,也好,呵呵呵,师妹我终于可以去下面陪你了”老人面带笑容的说道。  老人自尽了。不懂武道的人,不知道他是如何自尽的,只见他就这么硬生生的倒在了地上。  成文还没有从震惊中缓过神来,刚才的一切,速度太快,他根本看不清。  不过他已经粗略的知道了,刚才是怎样一种战斗。  这就是武道门派的实力吗?他们的强大刷新了成文的认知。  这也让几个打算逃跑的人,彻底的失去了希望。  第四个人已经闭上了眼睛,似乎在等死。六公子走过去,刚要开口说话,突然“咦”了一声。  他看见了成文,看见了陈文的脸,一张被乞丐打得臃肿的脸。  他把前面的人推开,上下左右好奇的看着成文。  “哥哥,你好丑哦。你的脸都成猪头了。好恶心哦。”他张牙舞爪夸张的比划着。  成文望向六公子那漆黑又深邃的眼睛,感觉里面装满了邪恶。  成文不敢说话,他也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就这么呆呆的望着他。  “苹果姐姐!”六公子突然大声喊道。最后一个字语音拉得特别长,这个名字被他喊了几乎有五六秒钟。  一名女子赶忙从远处走来,单膝跪地答道:“属下在!”正是昨夜的皮鞭女子。  “干嘛给我找这么丑的人?”看他气鼓鼓的样子,不知道是不是在真的生气。  “属下失职,属下以为六公子需要一些看起来不一样的人。”  她谨慎的回答道。  六公子还是很生气的样子,转过身去,捂着眼睛喊道:“让他走,让他走,我才不要见到这么丑的人呢。”  “是!”皮鞭女子站起身看着成文,一言不发,眼神盯着成文,示意他离开。  不知道为什么,成文好像从皮鞭女子的眼中,看到了她些许为自己高兴的眼神。  成文赶忙的向着院外走去,庆幸着自己好像捡回了一条命。  “等一下!”6公子的声音从身后响起。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0

主题

0

听众

2

积分

等待验证会员

发表于 2019-8-4 04:50:17 |显示全部楼层
  成文停下了脚步,他不知道这个妖怪又要起什么歪主意。  “哥哥,我可没说让你活着走出去哦,你死了再走出去好不好?”  成文的汗已经下来了,他僵在了原地。此时他离着院门只有几米的距离,他甚至有些想跑出去。  但是他知道,就算只有几厘米,他也出不去了。  成文的腿有些不自觉的发抖,他缓缓的转过身,正好看见了六公子正看着自己,四目相对,六公子再次急忙的转过身。  “难看死了,难看死了,难看死了。”  六公子喊着。     成文不甘的说: “刚才是你让我走的,现在又不让走,你说话不算数!”  想了想又说:“难道你能死了以后再走出去吗?”  “哈哈哈哈哈,我不管,谁让你走了。”  六公子叫着。     众人发现这家伙的思路,简直毫无逻辑可循。  “我不难看,我的脸是因为被人打了,才变成这样的。”  “难看!”六公子撅着嘴喊道。  “不难看!”成文倔强的回应着。  “难看”  “不难看”  “难看”  “不难看”  “难看”  “不难看”  “难看”  “不难看”  ……  此时六公子已经转过身来,他们像孩子一样斗起嘴来,毕竟两个人的情商都不太高。也想不出其他的表达方式。  六公子就是觉得成文难看。成文想活命,想寻找转机,但他也不知道转机在哪里。他只知道如果什么都不说的话,自己会死的更快。  苹果姐姐,一脸黑线的转过了头。  “好,你说你不难看,那我等你脸好了,让所有人看看你到底难不难看!”六公子气鼓鼓的说道。  成文不再说话了,仿佛让他看到了一线生机。  而六公子依然很生气的样子,转过身去,走到武器那里,这次他选了一把斧头,继续去杀人了。  惨叫声传了过来,成文握紧了拳头,他很想过去救人,但他也知道,他过去的结果是,有可能会把自己的命也搭掉。  舍己救认识的人成文做得到,但是让他舍己救陌生人,他做不到。  成文让自己转过头,不再往那边看。那样的场面,自己再看下去,也许真的会吐出来。  他甚至想把耳朵也捂住,不过他没有勇气,害怕又招来六公子的侧目,只能一动不动的立在原地。  十分钟后,本来干净气派的院落中央,被鲜血染红,血不停的从倒下的人身上流出来。一直向着四周蔓延着。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0

主题

0

听众

2

积分

等待验证会员

发表于 2019-8-4 04:50:17 |显示全部楼层
  六公子手下的这些人,都是面无表情。仿佛习惯了这样的场面。  有的人一直盯着他那疯狂的屠虐,仿佛津津有味的在看什么有趣的事。有的人把目光投向其他方向。  只有侍卫淡漠的眼神一直盯着没被杀死之人。时刻注意着他们的动作,生怕又有人突然和六公子拼个你死我活。  十分钟后,六公子喘着粗气,停了下来。片刻后,他把斧头扔到了地上。  气喘吁吁的说:“累死了,累死了,不杀了,不杀了。那个人好难死呀,要不是他我早就能把你们都杀死了呢。”  他那白色的睡衣,已经被染红了大半,有血从他那衣服边缘处,一滴一滴的滴落着。脸上和手上也是沾满了鲜血。  驻立在当地的还有四个人,另外还有两个被眼前的场面吓的直接晕厥了过去,倒在地上。  六公子似乎也习以为常。看都没看他们一眼。也许他只对有意识的人有兴趣。  他手下的那名老者,慢慢的走了过来,满脸堆笑的问道“六公子,要不要休息片刻,属下把椅子搬过来还是.....”  六公子无力的扬了扬手,说:“才不要,我要去洗澡了。”  瞧着六公子那看似无邪的模样,老者识趣的闭上了嘴巴。退到了一边。  六公子抬手擦了擦汗,转身向着院外走去。  边走边说道  “苹果姐姐,剩下的这些人我下次一起杀吧,让他们在这里等我。你要每天给它们洗澡哦!”  身后的皮鞭女子赶忙回:  “属下遵命!”  等他路过成文身旁的时候,站住了脚步,仿佛很生气的样子瞪着成文。  成文的心再次提了起来,他似乎能感觉到自己心跳加快的声音,嘴里也是干干的。眼光一时间不知道往哪里放。  五六秒后。  “哼!”的一声,一个白眼。六公子突然撇头。不再看成文。  继续抬步向着院外走了。  四个侍卫,一个老者,两个侍女,有序的簇拥着六公子出了院门,向远方走去,不知道去了哪里。  只剩下皮鞭女子和她的两个侍女留在院门之下,保持着恭送的礼仪……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0

主题

0

听众

2

积分

等待验证会员

发表于 2019-8-4 04:50:17 |显示全部楼层
  六公子走后,皮鞭女子舒了一口气,摇了摇头很无奈的样子,转身回到了院落之中。  她叫果萍,隶属叶王府护卫部,护卫部的人由两部分组成。一部分人是由军队里选拔出来,拥有杰出实力的人。另一部分则是叶王府从小培养修习武道的人。  护卫部主要职责是保护叶王以及家人的安全,类似于保镖。在府内却有极高的地位。毕竟是时刻伴随叶王及其子女亲属的人,谁若敢得罪他们,随便在他们主子那里说上些某人的坏话,即便是再高的职位。都有可能性命不保。  本来果萍也是六公子的侍卫之一,但古灵精怪的六公子,因为觉得他是六名侍卫中唯一的女子,便莫名其妙的让她留在了奈天一阁,也就是当初成文等人,被关押强迫洗澡的一处院落。负责这些人的看押和起居。  若是叶王知道此事,估计会气的一巴掌扇到六公子脸上,这何止是牛刀小用,简直是把牛刀直接给扔掉了。  要知道在护卫部随便找出一个人,凭借一己之力都可以抵挡住进千名普通士兵的攻击。  叶王之所以会生气,并不是因为在乎这一名小小的侍卫,而是会觉得六公子太过愚蠢,不会用人。  果萍回来后,并没有看成文等众人。而是径直的走向了偏房的一处房间。看样子她得一直在这里等待着六公子的归来了。  过了一会,从房间里又出来了两个俏丽的侍女,其中一个望了望在场侥幸存活下来的几人,叹息了一声。  说道:“你们不要有逃跑的打算了,来到这里是跑不出去的,就连院子都出不去的。每个院子都有人把守,要怪就怪命不好吧。”  另外一名侍女嗔怪道:“姐,你怎么又跟他们说话了。”  “我要是不提醒他们,他们肯定会觉得有机可乘的。到时候被护卫抓住,他们又要倒霉了,还不如被六公子杀掉痛快些。”  所有人沉默着,他们仿佛已经被打击的麻木了。难道又有什么比六公子更加恐怖的东西吗?侍女不像吓唬这些人,他在好心的提醒,提醒大家安静的等死。  另外一名侍女的声音继续响起“那能怪谁呢,他们想逃跑,就让他们去试吧。反正不要说话了,说的多了又会有感情,又会......和小贝一样。”  “小贝只是个孩子......”侍女似乎回忆起什么,眼神黯淡了下去。  在场的众人,谁也不知道小贝是谁,谁也不知道发生过什么。只知道这是一个屠宰场一般的地方。没有人想在这里停留一刻,但是他们又能怎么样呢?  院落内所有人一动不动的站立着,眼神中充满了绝望,众人连互相交流的兴趣都没有了。只有侍女忙来忙去的清洗着鲜血。  正值夏季,初晨的阳光照进了院子,他们身上被照耀的很热,但是心里很冷,冷到骨髓。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0

主题

0

听众

2

积分

等待验证会员

发表于 2019-8-4 04:50:17 |显示全部楼层
  晚上众人再次被果萍监视着洗漱完毕后,被安排到了一处很大的房屋,房屋里有些空旷,地面以青石铺建。青石上面,只有一个挨着一个的床,排放的整整齐齐,足有二三十个,每个床上面都摆好了整齐叠放的被褥。  众人无言,各自选了一个位置躺了下去。  侍女走后,只留下一片漆黑的房屋,和一群将死的人。  侍女并没有把房门锁上,甚至还体贴的重复了一次外面厕所的位置。  看来在院子里是可以走动的,只是他们出不去院子,侍女知道,他们也知道。  黑夜寂静的有些吓人,成文躺在床上,思绪万分,他又想到了哥哥。想到了村民,他这条命本就是村民共同抚养,才不至于饿死的。看来这辈子无法报答了。他没有这么安静的面对过生死,竟然是这么的安宁。  安宁?怎么会有这样的感觉?也许是没有多少牵挂了吧。  “各位兄长,各位叔辈。”一个声音从黑暗中响起,是一个女子的声音。从声音判断年龄并不大。  那个声音继续响起:“你们有人识字吗?我想写封遗书,给我的母亲。”  “........”没有人说话。  成文这才发现自己是识字的,两天的经历让他仿佛过了好几年,把自己都要忘记了。  于是成文清了清嗓子,说道:“我识字的。”  想了一会又说:“可是这里没有笔墨.......”  “你可以帮我写在这衣袍上,用我的血,我看今天的侍女是一位心善之人,也许她会帮我送出去的。”  成文呆了半刻,刚要说话,突然身旁的一名男子的声音响起,这是一名和自己年纪差不多的人,浓眉大眼,一副俊朗的外表。在白天的时候成文留意过他一次。当时他的眼里只有愤怒。  “你别傻了!还帮你送出去?送给你母亲,然后让你母亲知道叶王府是屠宰场,一传十,十传百。你觉得叶王府会允许?再心善的人会为你冒这个险?”  “可是,可是我想试试的。”那个女子说道。  “哼哼...”旁边的男子像是嘲笑,不过声音里却充满了苦涩。  他继续说道:“如果你真心爱你的母亲,就什么都不要写,至少她还有个念想,她会报着你还活着的念想,你是多恨你母亲,让她承受这样的痛苦。”  女子不再说话了,不一会抽搐的哭声传了过来。  良久之后。  “谁行行好,杀了我,我不想死那个小畜生的手里。”不知道谁突然说道。  “不到最后一刻,谁也不知道会怎样,想开点。”不知道是谁在劝慰着。  成文旁边的男子厌烦的转过了身,背对他们。借着月光成文又看见了那个愤怒的眼睛。这次他还看到了里面的不甘心和刚毅。  “你叫什么名字?”那个男子轻声问道。成文这才发现他也在看着自己。  “我叫成文,你呢?”  “我叫克途山,咱俩是过命的交情。”  成文被他说的有些摸不着北,过命的交情?可是之前从来没有见过他呀,他在说胡话吧。  克途山笑了笑,仿佛在笑成文的迟钝。  成文此时明白了过来,他在自嘲,他们确实是一起丢失性命的交情。  克途山又说话了:“你和别人不一样。”  成文眨了眨眼睛,奇怪的问:“哪里不一样了?”  “你比别人傻!”  成文脑袋像是被挨了一棍,这个家伙真让人有些无语了。虽然这样的话听了很多遍,但是在陌生人面前,直接这样说真的好吗?  他想反击,可是他又抓不住对方的缺点。一时间有些哑口无言。  克途山笑了笑,他在苦涩中露出了笑容。成文觉得他的笑很温情,竟让自己的心理暖暖的。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QQ|Archiver|手机版|无名交流网 ( 鄂ICP备18000449号-6 )

GMT+8, 2020-7-7 17:45 , Processed in 0.029775 second(s), 12 queries , Xcache On.

Powered by Discuz! X2.5

© 2001-2012 Comsenz Inc.

回顶部
汽车门网     神马电影网 施肥机,便捷,式笑笑博客一笑倾城爱玩电影萌怪网专注精品源码分享微言读书E881同城网web小工匠美女sho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