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名交流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查看: 304202|回复: 15

没有父亲的春节

[复制链接]

0

主题

0

听众

2

积分

等待验证会员

发表于 2019-8-5 03:57:48 |显示全部楼层
某一天清晨醒来,家里就剩了母亲、弟和我。这从来都会是一种可能,只是没有征兆。只是以为父亲的日子还很多,还不曾假设过这种可能时,命运已安排我们手足无措的失去了父亲。那几日,所有聚了来的亲戚朋友,震耳的鼓乐,满目凄惨的白,密密的充斥我们一直宁静的小院。逼迫着我近乎麻木,这是怎么了,干什么呢这是?泪流干了,意识没有了,来人吊念了就磕头还礼,只管磕头,磕头。似乎想拿这最卑微的姿势偿还未曾对父亲尽的孝道,不吃亦不睡。只在灵前草席上跪着,坐着,躺着。有时明白,这是陪父亲在家最后的日子,有时糊涂,恍如梦中,以为这一切喧闹退去,梦醒时分,父亲仍会喊我:“起来嘛,起来嘛“。  终于在喧闹退去的一天又一天里,我看不到父亲,心追寻着他。人在屋里,感到他在院子,赶到院子,又当他在屋里,满心满眼他的身影,只是在怔忡之后,才明白那一声声凄厉的呼喊是真的存在过,我是真的和弟抱头痛哭过。我清楚父亲的突然离去在我是一生抹不去的痛,经历过的伤痛,都能复原,甚至反弹,使自己比以前更好,只有父亲这场突然的生离死别,刻在我心里的伤痕不会消失了,或许随着年龄的增长将愈演愈烈。  那个瓢泼大雨的日子,我很安稳的睡到十一点,做饭,看书,两点钟去上班。和同事聊天,拿出字帖写毛笔字。一个哀字也不好,不断的写,电话响,邻居叔叔,我微笑的心情喊他,想着他有什么事要我帮忙?天堂与地狱就一线之隔,我听到的是:你爸病重,赶快回来。发抖,奔跑,坐车,年轻的司机为我的痛哭惊慌,一路疾驰,六十公里之外,我相信父亲没事。几天前,我不还和他逛街了吗?电话不敢打回家,拨通邻居电话,只要我赶快回来,HJ刚上到石家庄的火车,只能在电话中对着他痛哭,说“我害怕我害怕“终于妈打来电话,我跺着脚喊:我爸要不要紧?妈的声音倒镇静:不要紧,叮嘱我直接回家。我竟侥幸:父亲不要紧的。弟打电话来,我泣不成声。他说在买机票,问怎么不去医院?我不知道也情愿自己糊涂着,只要相信爸不要紧,没事的。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0

主题

0

听众

2

积分

等待验证会员

发表于 2019-8-5 03:57:48 |显示全部楼层
  跑进家里那条窄巷,看到门口散乱的车人,扔下背包冲进家尖叫:"我爸呢"的那一刻,我刻骨的体验了残忍的被迫接受,晃动的白布,亲人惊恐的泪,知道命运把最凄惨的一种可能狠狠的砸给了我。除了一遍遍的哀号,我爸呢我爸呢?没了别的语言。  终于肯放我去看父亲。掀开盖着的冰棺,脸蒙白布躺着的怎会是我的父亲?就在五天前他不还和我逛街,在超市买东西的嘛?我挑着各种以为营养的食品问他,他总是拿上看看又放下,没有想要的,当我提着一篮子东西准备付账的时候,看到了站在香烟柜台前的父亲,我记得自己无知的夸张:你又想买烟的啊!那条烟才多久就剩三盒了。父亲脸上孩子一般的笑着,摆手。我于心不忍:你不能抽的太凶了,抽完再买好吧。父亲点头,也许爸没想买,只是喜欢看看,我的自以为是,我的冠冕堂皇,却想不到陪他看看各种烟,父亲亦会开心一点,就像上次我惊讶的看到HJ扶着父亲拿条烟从香烟柜台过来时,父亲那般开心的笑容,爸,你有没有很无奈。  父亲一生与人为善,真诚待人,权利单位,总会有一些跳梁小人,面对谗言陷害。父亲亦生气,却从不言语。碰到老朋友,老同志来家里谈论一些不平的事,我也从未听他讲过任何人的坏话。父亲文化不高,可做人的修养是崇高的。爸,你亦疲倦了吧。这不是一个仅有真诚就能应付的社会,然而我相信父亲最后如悟透禅机一般,心灵是宁静的。在他最后留给我们的相集里,父亲每张笑容都那么纯粹,毫无杂质,每个眼神都孩子般无邪。我不知道,要多长多长时间,我才不会面对父亲最后的笑容时,潸然泪下。父亲到最后,彻底过滤了这个社会能感染给一个善良人的杂质。因为是他这样的个体,那样的病情使他越来越单纯,在外面的世界,我看不到这么简单的眼神。我愈来愈心疼他,迫切的改变着自己的处境。我懂父亲需要什么。我以为他还能等。可是,他就这么轰然倒下了。爸,你知道以后的日子会越来越热闹。可您真的不再等了吗?  那一夜,我几乎是想就睡在父亲身边,拉他的手,即便冰冷,我亦要最后陪着他。可是,怎么可能呢?第二天下雨,弟与LS十二点到家,二舅和两个舅妈陪她们回来,弟被扶进来,找着父亲在哪里?我冲他喊:你五一怎么不回来?儿女都是好的,父亲定也欣慰,只是他有没有更向往那种一大家子人的旧式的热闹,弟扶在冰棺上痛哭流涕,我已无泪,只一遍一遍对着父亲说:爸爸,我们都回来了。  第三天一早,HJ到了。亦为父亲披麻带孝,人生真如戏吗?怎么能想到他会以这样的方式与我所有的亲戚见面。下午,从北京返回的大舅直接从机场赶来。上一次,亲戚朋友聚满家里好像就在不久前啊,那时是红色,是笑容,有父亲,他无疑是最高兴的一个。现在,又是满院子的人,他却使我们成为最伤痛的一个。  第四天,烦琐的仪式,吼破嗓子的戏班子,进进出出的人,完全一场俗世的热闹,古人便是在这些琐碎中稀释锥心的痛吗?心痛的没有感觉了,却知道要热闹些,再热闹些。爸,本来你的生日可以使这种热闹充满喜庆的啊。孩子不孝,未能在你生时给你哪怕一次这俗世的热闹。我们以为时间还很多,我们不急着表达,可是爸,你就这么匆匆的走了。要把遗憾悔恨留给我们一生吗?有那么多对着无聊电视的时间,却没有陪您说话,即便不能回答,你是喜欢听的啊。因为你的沉默,我也多的无语。你沉默是不能够,我无语又是什么。寂寞的父亲,听到我回来的电话,几次三番大门口的张望,见了只问一句什么时候走?那是我能听懂的,可我做着什么。面对电视不停按遥控,爸默默的陪我,我默默的陪电视。爸,为什么要等你走了,我才明白自己多么需要你,爸爸,你走时知道我多爱你吗?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0

主题

0

听众

2

积分

等待验证会员

发表于 2019-8-5 03:57:48 |显示全部楼层
  其实,我是与父亲最相似的个体,一样的老实,诚恳,内敛,封闭,但我却从未走进过他的精神世界,从未深层的慰藉过他。爸,我居然想不起来我为您做过什么?冬日的夜晚,睡觉前我替您掖被子,你总是偷偷的笑,然后装着打哈欠,擦眼角的泪;我给您剪脚指甲,你的表情使我现在些许原谅自己。我还为您做过什么呢?我甚至没有陪您买过一件衣服一双鞋。爸,你太善良了,从来不肯麻烦别人。因为您从不要求,我们就以为您很好,甚至会说你除了语言障碍,没有大的问题。你自尊的存在,我们在你的自尊中,忽略了你病情的发展,是否您无力维持你的尊严时,便放弃了。爸,你在女儿心中是最高贵的,你是我永远的精神家园!  最后一夜,大伯亦为父亲守到天亮,我让他上床睡会,他不肯。看着大伯衰老的面孔,与父亲相似的神情,我蓦然心惊:父亲的骨肉血亲,我一直是多么的漠视啊。客气却从不往心里去。爸,你一定在意的吧。可你从不表露,却使我在你走后翻然悔悟。你最后一次旅行,从海南回来,带了那么多的贝壳,都说你乱买东西,一大袋子的贝壳我收起来,就那么放着了。现在我才明白:你是想着家里所有的孩子啊。你每次出门,那些小东西总买很多,你心里装着每个人,却不说出来。爸,您三七的日子,我把那些小贝壳拿给管你叫伯较爷的孩子们,他们很开心要,你看到了,欢喜的吧!  爸,你走后的这些静夜,总是独自翻着你的影集泪流满面,相片上那么真实的你怎会已不在,突然想紧紧拥抱你,可是从不曾做便永不能够。爸啊,就是这样的悔恨让我夜夜悲痛,怎么会没一点征兆的,就再也看不见你了。并且记忆中太多的场合,我都忙着自己的事,不知你在哪里,如果能够重来,我一定寸步不离你,让记忆中多些我们共同的画面。只是已不能够,只是,来生我还能够是你的女儿吗?  在今生,以为自己可以长久的避免接触火葬场这个冰冷的地方,怎料到:这么快的,必须送您来这里,爸,那天早上,你要离开我们的家了,我给您最后洗脸,她们叮嘱我泪不要掉您身上。可是,我没有哭。您多安详啊,睡着了一般,我轻轻的擦拭你的脸,不去想这是在干什么?今生最后为您做的,就这分分秒秒之间了,我握了您的手,给你上衣袋里放了钱,就催着要盖棺了,那时的泪才汹涌而出,哭一声喊一声,明白了她们的哭唱。是啊,爸这个词,我以后再叫给谁呀!爸,这凄厉的哭喊声中,你的灵在去天国的路上可曾一步一回头,我愿意相信有天堂有灵魂,通过精神能够感知到,当我渐渐会对着你的像微笑,我知道:您的灵已在我身边,永不离去!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0

主题

0

听众

2

积分

新手上路

Rank: 1

发表于 2019-8-5 03:57:48 |显示全部楼层
提示: 作者被禁止或删除 内容自动屏蔽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0

主题

0

听众

4

积分

等待验证会员

发表于 2019-8-5 03:57:48 |显示全部楼层
  天涯会检查敏感词汇吗?呜呜呜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0

主题

0

听众

2

积分

等待验证会员

发表于 2019-8-5 03:57:48 |显示全部楼层
  爸,一个父亲能给孩子的,你都给了我。可我跌跌撞撞的成长,在伤痛中日渐成熟,慢慢有能力过好自己的生活时,你却突然走了。那天早上,我们跪倒在巷口,无奈的哭喊,无法阻止您正一点点远离我们。火葬场,追悼会,火化,骨灰,墓地,我们必须接受这些,很多天后,仍无法回想那最后的情景。遗体告别结束,您被推走,我茫然的看到XP奔向您,才想起了跑。稍微的化妆,您越发自然的如熟睡中,我站在您身边,笨拙的为您理理衣领,正正警徽,她们不断的把我从您身边拖走。我记着自己愤怒,挣扎,尖叫,HJ说我疯了一样。在他臂上掐出道道青印。那时,真正头脑空白,只想看到您就好,我记得自己瞪大眼睛对大舅喊:我知道可以看的嘛。可她们还是把我拖到了门口的地方。那会我一滴泪没有,可眼神一定恐怖极了。因为姨对我说:我娃,想哭就哭出来。可我只是瞪着眼睛看您,直到那张床突然动起来,我撕心裂肺的喊出那声"爸",面对这活生生的生离死别。如果没拖走我,我会失控的扑向您。再后来,仰头望天空滚滚浓烟,痛到极限,失去的理智渐渐回复,从此后,痛只能在心底了。  很多天里,我以为自己再也不会笑了。我避免说话,因为找不到自己的表情。可现在,我依旧微笑工作,安心生活着。只是内心积淀了更多的宁静与悠远。爸,你默默无语的身影,开启我超越世俗的智慧。我知道了一个普通人,守护住内心的安宁是最重要的。这种安宁源于善与真诚,源于淡泊宽容。你平和的眼神,教给我与人相处的度,这场痛的极限之后,我想存在于生之间的任何问题,我都能最大程度的坦然面对了。  爸,我想我们再也不分开了。当我感觉着自己的生活不断接近心中的愿望时,我知道你在与我分享。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0

主题

0

听众

2

积分

等待验证会员

发表于 2019-8-5 03:57:48 |显示全部楼层
  感同身受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0

主题

0

听众

2

积分

等待验证会员

发表于 2019-8-5 03:57:48 |显示全部楼层
  人世几回伤往事,山形依旧枕寒流。  2004年农历5月28日 6年了!!!!!!!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0

主题

0

听众

2

积分

等待验证会员

发表于 2019-8-5 03:57:48 |显示全部楼层
  昨天是父亲的生日。。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0

主题

0

听众

2

积分

等待验证会员

发表于 2019-8-5 03:57:48 |显示全部楼层
  顶一下。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QQ|Archiver|手机版|无名交流网 ( 鄂ICP备18000449号-6 )

GMT+8, 2020-10-28 04:58 , Processed in 0.027775 second(s), 11 queries , Xcache On.

Powered by Discuz! X2.5

© 2001-2012 Comsenz Inc.

回顶部
汽车门网     神马电影网 施肥机,便捷,式笑笑博客一笑倾城爱玩电影萌怪网专注精品源码分享微言读书E881同城网web小工匠美女sho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