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名交流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查看: 126103|回复: 1

西邮一件小事

[复制链接]

0

主题

0

听众

2

积分

等待验证会员

发表于 2019-8-6 04:33:54 |显示全部楼层
  夜未眠,躺在飘窗上,这么晚了却不时还有一些车在路上行驶,拖曳着红色的尾灯,并没有那么匆忙的行驶离去。  2005年,西邮,我的大学,四年时光,在长安区度过,记忆中,刚上大学的我并不知道长安区大学城那里其实已经出了南三环,快到郭杜了,哥哥对我说这些话的时候我并不明白他所说的意思,只是一切都很新奇,脱离了高中的压力,考上了一所不太差的大学,一切都朝气蓬勃的样子,9月份的西安还是挺热,我也加入了军训的队伍,大一上学期真的几乎没有任何烦恼,现在还记着在a座教学楼里期末考试前一个人复习高数的情景,那会高数学的真开心,期末成绩也很好。  大一下,开始对班里的一位叫zby的女生感兴趣,觉得挺可爱,眼睛大大的,重庆的一个小姑娘,然后有一天英语课上,我在前面和舍友坐在一块,她和她舍友坐在靠后的位置,那天我一时冲动,给她写了一张纸条,上面写到:我想和你建立不纯洁的友谊,可以吗?然后让同学传过去了(那是很久远很久远以前的事了,久远到离微信诞生都是好多年后的事了),过了一会,纸条传回来了,回复nly友谊,ok?我现在竟然记不清具体是不是这几个字了,果然时间太长,什么都会慢慢淡忘,应该就是这几个字,我没再回复,随后,我们成了男女朋友。  大二,还算开心快乐,  大三,人生低谷,生理心理双重对我进行不好的对待,也怪我自己,至今回忆起来太多难受的事情在那一年发生,我不想细细回忆,总之,对自己不好,对她更不好。  大四,时光很快,实习,找工作,毕业论文(完全瞎写),我找了一份垃圾工作,我本来也什么都没学会,虽然学计算机,但我连hello world都不会写,只能找不需要编程的工作,结果找了一份派遣制(就是临时工)的工作,当我开心告诉她的时候,她对我说,我找的工作是抬电线杆的。我当时不服气,感觉自己终于找到工作了,结果后来事实确实证明,我的那份工作真的像坨屎,她找了一份计算机硬件类工作,去了珠海,离别前的最后一晚,我们在旭日苑餐厅东门见了最后一面,我当天刚和同学聚餐喝完酒(当时和舍友以及对门宿舍一块散伙饭的时候她给我打电话问我在干嘛,后来才想明白应该是她第二天要走了,要和我在校园里聊聊吧),心情不好,所以喝多了,回宿舍后,她给我打电话,打的时候舍友接的,舍友说我喝醉了,她说让我下来下,我就下去了,见了我之后她说,不是喝醉了么?也没有看你很醉啊,我低着头,抬不起来,因为真的喝多了,聊了些什么,我也全部忘了,只是知道她第二天要走了,我说我送你,她说不用了,有同学送她,我坚持送她,她坚持拒绝,我说好的。天晚了,宿舍要关门了,我看着她回了宿舍,她并没有发现我一直在背后看着她回宿舍,直到看不见,第二天她很早就走了,天或许还没有亮,我醒来的时候已经7点多了,知道她已经离开了,从那以后我们再没有见过面,就像杜兰特要去帮亚当斯复仇,转身之后,我再没有见过她。  后来我辞职了,又考了研,偶尔会想起那些时光,却又庆幸自己并没有伤害她,她也早已嫁为人妇生子过日子,我也过得不好不坏,但总算也在往好的方向发展,男人,成熟的比女人慢很多,她曾经那么信任我,我却那么不成熟。  这几年,越来越发现自己老了,什么时候老了呢?大概是当我开始怀念一些过去的事情,开始后悔一些决定,开始后悔当初不够努力,而最后又有点释然了,又怎么能做到以现在的眼光看待当初的事情,环境和我都变了。  终究青春没有变成想象中的样子,这就是它被称为青春的原因吧。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QQ|Archiver|手机版|无名交流网 ( 鄂ICP备18000449号-6 )

GMT+8, 2020-10-26 00:14 , Processed in 0.022043 second(s), 11 queries , Xcache On.

Powered by Discuz! X2.5

© 2001-2012 Comsenz Inc.

回顶部
汽车门网     神马电影网 施肥机,便捷,式笑笑博客一笑倾城爱玩电影萌怪网专注精品源码分享微言读书E881同城网web小工匠美女sho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