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名交流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楼主: Gunockpakly

《流浪泛古大陆》

[复制链接]

0

主题

0

听众

2

积分

等待验证会员

发表于 2019-8-6 04:38:10 |显示全部楼层
  第09章  一起吃烤肉  暖月和寒星见到飞来了一只小鸟,小鸟对着二人欢叫,似乎在对二人歌唱,一边欢叫一边看着暖月手里的食物。  寒星看了看暖月,说:“月哥,这只小鸟叫的真好听,它是只什么鸟?”  暖月说:“嗯,它的叫声就像歌声,很像我们时代的画眉鸟,不过看它的身体的形态特征又很像恐龙的特征,或许这种恐龙就是我们时代的画眉鸟的祖先,干脆就叫它画眉龙吧。”  寒星说:“哦,画眉龙,名字起的好好听。它想干什么呢?”  暖月说:“看来这画眉龙也可能是杂食性的恐龙,它想吃我们烤熟的肉,所以现在它似乎在用自己动听的歌声来取悦讨好我们,想以此换取我们手中的肉食吧。”  寒星点点头,说:“嗯,应该是这样的。”  暖月于是拿起手里的一块青蛙肉,轻轻的撕下一小块,拿在手上对着那只画眉龙轻轻的晃了晃,嘴里发出“啧啧……”的呼唤声音。  那只画眉龙歪着脑袋,睁着小眼睛看了看他,扑棱了两下翅膀,慢慢向他走去。走到暖月的手跟前,伸出嘴巴,把一小块青蛙肉叼住,两下就吞食了下去。  暖月见画眉龙吃了手中的一小块青蛙肉,于是又撕下一小块,再次递给它,画眉龙叼住又吃了。一连吃了七八块青蛙肉,它还在继续吃着,暖月伸出左手,向它慢慢靠近,然后放在它的身上抚摸,画眉龙竟然没有飞走,而是继续吃着暖月手中的肉食。  寒星见到,说:“哇,它好可爱,我也要摸摸。”说着靠近了过来。  暖月点点头,伸手将画眉龙一下抓在了手掌之中,画眉龙身体挣扎了几下,又“咯咯、哇哇”的叫了起来。  暖月把画眉龙递给寒星,寒星把它拿在手中,开始赏玩了起来。可能是画眉龙和二人混的有些‘熟悉‘了的缘故,它竟然不怕二人了,任由暖月、寒星拿着它玩耍,同时它还发出动听的叫声给二人听。  寒星问:“月哥,我给它起个名字,叫‘媚儿‘吧,你看怎么样?”  暖月说:“嗯,好听,就叫它媚儿了。”  寒星对着媚儿说:“媚儿,来唱一个。”  画眉龙没有叫。  暖月说:“来,我教你,怎么训练它。”  寒星说:“哦,好吧。”将媚儿递给暖月。  暖月撕下一小块肉,对媚儿晃了晃,然后说:“媚儿,唱歌。”媚儿看了看暖月手中的肉块,于是动听的叫了起来。  暖月于是把那块肉给它喂食。如此反反复复的训练多次之后,只要一听暖月说:“媚儿,唱歌。”这画眉龙立即就动听的叫了起来。  寒星高兴的拍手叫道:“月哥,你好厉害,都成驯兽,不,是驯鸟师了。”说着斜着身子,轻轻的在暖月的脸颊之上‘吻‘了一下。  暖月一下子怔在了当地,寒星看了看他,轻轻的一笑,然后从突然被石化了一样的暖月手中接过媚儿玩了起来。  寒星对着媚儿说:“媚儿,唱歌。”媚儿就动听的对着她叫。寒星感到有趣极了,于是和媚儿玩的不亦乐乎。  正当寒星和媚儿玩的兴高采烈的时候,突然‘嗖嗖‘两声,从草丛之中窜出一黑一白两个秀颌龙来。媚儿看到两个秀颌龙,吓得从寒星手中立即扑打了两下翅膀,向空中飞去。寒星也吓得“啊”的叫了一声。  暖月正在沉浸在寒星刚才对他的亲吻的回忆之中,突然听到寒星的叫声,向她看去,只见她的面前出现了两个秀颌龙,正是昨天的那一黑一白的两个秀颌龙。  寒星来到暖月身边,双手紧紧抓住他的臂膀。  暖月朝她笑笑,说:“又是这两个公鸡一样大小的秀颌龙,没事的,星儿,它伤害不了我们,别害怕。”  这时,小绿看到一黑一白两个秀颌恐龙到来,突然从地上爬了起来,对着两个秀颌龙爬了过去,四个爪子在地上猛烈的扒动土壤,瞪起两个明亮的大眼睛,嘴里发出“咕咕”的警告之声。  一黑一白两个秀颌龙看到一个绿色的大蜥蜴向它们爬来,于是伸长了脖子,也瞪圆了小眼睛,伸出嘴巴,竖起两个前爪,两个后爪像两只公鸡一样跳跃了两下,嘴里发出“呜呜”的叫声,双方剑拔弩张,似乎想要干架。  暖月哈哈一笑,手里拿着一块蛙龙肉,慢慢的向小绿身边走了过去。来到小绿面前,暖月伸出左手轻轻抚摸了两下小绿的脑袋,对它说:“小绿,乖,别怕,它们两个是饿了,它们对我们没有恶意。”  小绿依旧警惕的看着一黑一白两个秀颌龙,嘴里“咕咕”的叫着。  暖月说:“小绿,小绿,没事的,我知道你还在为前两天被秀颌龙围攻的事情耿耿于怀,不过它们两个没有恶意,别怕,没事的。”说着又轻轻拍了拍小绿的脑袋。  小绿见暖月来到它的身边,又见两个秀颌龙并没有对它发动攻击的意思,也就慢慢地停止了叫声,身体慢慢的放松了下来。  寒星也走到小绿的身边,轻轻的抚摸着小绿的脑袋。  暖月见小绿不再那么紧张,放松了很多。于是他拿着烤熟的蛙龙肉,给两个秀颌龙递了过去,一黑一白两个秀颌龙,看了看他和寒星,昨天它们就和二人‘认识‘了,知道二人对它们挺好,也没有犹豫,张开嘴巴,叼住蛙龙肉,两个秀颌龙就吃了起来。  寒星说:“月哥,这两个秀颌龙看来不错啊。”  暖月一边抚摸着两个秀颌龙的身体,一边说:“嗯,不错。“  寒星也上去摸了摸它们,两个秀颌龙没有反对排斥二人的抚摸。  这时,小绿看见二人对两个秀颌龙那么亲近,似乎觉得有些‘吃醋‘了,嘴里对着寒星和暖月二人’咕咕咕‘的叫了起来。  暖月哈哈一笑,伸手也摸了摸小绿,对它安抚道:“小绿,你永远是我们最好的朋友。”  小绿歪着脑袋,伸出小舌头舔了舔暖月的手掌,才不叫了,瞪着两个大眼睛看着两个秀颌龙进食。  寒星说:“我们也给这两个秀颌龙起个名字吧。“  暖月说:“好啊,你说叫什么,它们就叫什么。我听你的,现在你就是泛古大陆的最高领导。“  寒星白了他一眼,说:“哼,没有个正形,油嘴滑舌。在动物身上,我还从来没有见过这么纯的颜色呢,干脆就叫它们小黑、小白吧。“  暖月哈哈一笑,伸手拍了拍两个秀颌龙,说:“小黑,小白,你们听见了吗?我们的领导给你们两个起了名字,以后你们就有名字了,你们以后要和我一样,学着听领导的话。“  寒星说:“好啊,我是领导,那我可要下命令了,捉了半天的青蛙和蛙龙,领导都快累坏了,这腰酸背痛的,小月月,快过来给领导捶捶肩膀吧。“  暖月哈哈一笑,说:“是,领导。“说完屁颠颠的跑到寒星身后,给她轻轻的揉捏,捶起肩膀来。  寒星感觉暖月按摩的手法果然不错,按摩起来,肩膀十分舒服。寒星耸了耸肩膀,闭上眼睛,享受着陶醉般的说:“嗯,手法不错啊。”  暖月双手碰触着寒星柔软光滑的皮肤,面前寒星的体香幽幽如兰,也是十分陶醉。他笑了笑,说:“一般般吧。”  小黑、小白看了他们一眼,继续在旁边吃着烤熟的蛙龙肉,小绿在旁边抬着头看着它们进食。  突然从远远的丛林之中传来了一阵轰隆隆的雷声,雷声沉闷粗犷。小黑、小白警觉的抬起头来,向远处的丛林看去,小绿也瞪着眼睛向丛林看去,两个秀颌龙和一个大蜥蜴,同时露出了紧张的神色。  暖月、寒星二人也听到了这沉闷粗犷的声音。又看见小绿、小黑、小白它们紧张的样子,二人也吃了一惊。只见小黑、小白,快速的窜入草丛之中,不见了身影。  暖月、寒星向远处的丛林看去,只见那片丛林离他们似乎有几十公里之远,丛林树木参天,高大繁茂的丛林里似乎藏满了许许多多的未知的神秘。  暖月突然想到昨天晚上听到的同样的巨大的类似雷声的声音,这分明是一种动物的吼叫声,原来这吼叫声来自那片远处的丛林之中。  暖月还想到他们前天看到的那只体型庞大的霸王龙,它的体型有些超过考古学对霸王龙研究的认知。考古学是根据化石研究的,还算严谨,应该误差不会太大,这么说它应该是变异的霸王龙了,前天亲眼见到了它的威猛,才知道真正的霸王龙原来真的很霸道,实力真的很恐怖。暖月当时还给它起了个名字叫做:小霸王。  可能是小霸王当时被飞机降落的味道和浓烟吸引,才来到出事地点的,扑食了众多的秀颌龙和蜥蜴。扑食完猎物之后它又奔向了远处的那片丛林。  暖月想到这里,心中不由紧张起来,急忙对寒星说:“星儿,我们赶快收拾一下准备回去。“  寒星儿看到他有些紧张的神情,于是问:“月哥,怎么了?“  暖月说:“既然我们烤肉的味道能够吸引画眉龙媚儿和秀颌龙小黑、小白的到来,难保不会吸引其他的肉食动物过来,如果吸引了危险的肉食动物过来,我们会非常的危险,你还记得前天见到的那个霸王龙吗,我给它起名叫小霸王的吗?它那天可能就是被飞机失事的味道和浓烟吸引来的。“  寒星儿听了,心中也不由紧张起来。是啊,在这个2亿年前的泛古大陆上,他们的安全没有任何保障,完全要依靠他们自己,但是凭现在他们的实力,如果遇到大型的肉食动物,二人恐怕没有一点自保的实力。  暖月见寒星有些紧张起来,于是说:“星儿,别太紧张,通过这两天对泛古大陆的了解,我发现似乎大型的肉食恐龙和肉食动物似乎都没有出现在这个草原上,它们或许都在那片丛林之中。距离遥远,这食物的气味也挥发不了那么快,我们赶快回去就可以了。“  寒星点点头,于是二人将剩余的蛙肉包裹严实,以免气味挥发引来恐怖的大型肉食动物或者引来小型的草食动物,草食动物再引来大型的肉食动物。  寒星将蛙龙肉包好,准备带回山洞,中午和晚上再吃。他们浇灭了火堆,带了剩余的一些干柴,又带了两盒热开水,向他们所在的山洞赶去。  还好,二人和小绿安全的赶回了山洞。寒星将食物放在洞内最里面最阴冷的地方放好,然后将干柴铺在了地上,在上面铺上降落伞的布,做了一个“大床“。  等一切收拾完毕,二人走出山洞继续挖井,小绿在旁边立着四肢,抬着高傲的脑袋,用明亮的大眼睛警惕的看着四周,给他们‘站岗放哨‘。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0

主题

0

听众

2

积分

等待验证会员

发表于 2019-8-6 04:38:10 |显示全部楼层
  第10章  大西瓜  暖月下到土井之中,这时,正值正午十分,光线十分充足,他借着阳光向昨天挖井挖到的坚硬之处仔细观看。  只见井中三四米的地方挖到一块岩石,这快岩石颜色发红,暖月顺着它继续往它的周边挖土,慢慢的将它的形状展现了出来,这快岩石形状极其不规则,看上去大概的轮廓是长方形的,长度大概一米,宽度大概七十公分,往下挖了大概二米左右,这快岩石全部展现了出来。  寒星问:“月哥,是不是挖到一块大石头啊?”  暖月说:“嗯,确实是一块大石头,不过,我看这块石头似乎是一个宝贝。”  寒星问:“哦,宝贝,什么宝贝?”  暖月说:“根据它的颜色来看,我感觉这块岩石似乎是一块铁矿石,并且是一块赤铁矿石,但是光线有些弱,看不太清楚,我们还是想办法把它弄上去看清楚,我才能确定。”  寒星说:“这个石头那么大,怎么弄上来?”  暖月说:“我有办法。”  寒星问:“什么办法啊?”  暖月说:“化整为零。”  寒星说:“哦。”  暖月点点头,继续说:“如果它是赤铁矿石,它的特征就是:质地比较软,容易破碎,容易还原。我上去去找几块坚硬的山石来,看能不能把它敲碎,然后一块块的将它们弄到地面上去。”  暖月、寒星二人爬出井口,在附近地方找来了两块坚硬的有些尖尖的山石。暖月于是拿着这两块山石又下到井中。暖月用山石用力敲击了那块岩石两下,只听‘叮当、叮当‘两声,那快岩石被敲开两个小块,从大岩石上脱离。暖月见到,心中大喜。于是拿着这两小块岩石爬出井口,在太阳下仔细观看。  暖月在阳光下看了看手中的两块岩石,又用石头尖在它的断面上划了两道划痕,只见两道印痕呈现出两道赤褐色的颜色。暖月看到这些,面上露出高兴的神色。  寒星看他很是高兴,于是问:“月哥,这真的是铁矿石吗?”  暖月点点头,说:“嗯,是的。星儿,你看它的颜色,都是红色的,我又用石头在它的瓷断面上划了两下,这两道划痕是赤褐色的,刚才在下面敲击,它很容易破碎。所有这些特征,正是赤铁矿的特征。而且从色彩上看,这快赤铁矿石的含铁量应该属于富矿,含铁量在百分之五十之上。”  寒星听了暖月给她讲的话,心中也是觉得十分高兴,因为发现了铁矿石,就意味着他们将会制作一些东西和工具来保护自己了。但是转念一想,又对暖月问:“奥,就算它是真的赤铁矿石,那我们怎么把它制作成我们想用的东西呢?”  暖月看着她笑着说:“这个容易,赤铁矿石的另一个特点就是容易还原性。我们既然能够生火,我还可以制作一个平地筑炉、风箱,用风箱将地炉内的高温达到铁的熔点,然后让它的铁汁顺着石块泥土做成的管道流淌到下面制作的各种挖成的土坑形状中,等它冷却凝固之后,就会成为我们想要的东西了。”  寒星使劲的点点头,说:“月哥,你好厉害。”  暖月说:“那我们赶快往上把它搬运出来吧。”  寒星说:“嗯。”  暖月于是又回到井中,将那块赤铁矿石一次次的敲碎成小块,将他们一一递给寒星,寒星轻轻的接住,将它们放在井口。  两个人忙活了大概两三个小时,终于将这一整块赤铁矿石给完全搬运出了土井。坐在土井之外的地面上,二人看着散满一地的闪耀着红色的光芒的赤铁矿石,心中高兴至极。  寒星回到洞中,拿出两块蛙龙肉,两个人吃了一些,然后又给了小绿吃了一些。暖月对寒星问:“星儿,你累了吧,你要是累的话就去洞内休息休息。我自己干就可以了。”  寒星说:“我不累。咱们接着干什么?”  暖月说:“还是先挖井,尽快挖出水源来,这样就省的我们每天要跑那么远去弄水了,也不安全。我们要制作铁工具,会非常需要水来冷却的。”  寒星点点说:“嗯,那好,我们赶快挖井吧。”  暖月、寒星二人休息了一会,接着继续挖井,大概又挖了三米左右的深度,暖月只觉的下面亮光一闪,用手一摸,湿湿的感觉,暖月心中大喜,对寒星说:“星儿,有水了,有水了。”  寒星在洞口向下面望去,只见下面波光闪动,似有水光,寒星高兴的说:“啊,终于挖出水来了,我们成功了,成功了。”  等暖月爬出井口,二个人双手相握,互相看着对方,心里的喜悦之情难以言表。暖月说:“我们挖的井成功了。”  寒星使劲点点头,说:“嗯。”  见天色渐渐傍晚,暖月和寒星二人又从附近找来许多石子、石块和四块大石,然后堆放着井口附近,准备后面几日将水井用石头修筑一番。  后面的几日内,暖月、寒星二人上午去水泽旁边取水捉蛙龙,烤肉,寻找三叶虫,小黑、小白、媚儿也时常过来跟着吃烤肉,二人和它们也渐渐熟悉了起来,小绿与它们也渐渐没有了敌意。  二人下午便回到山洞口,修筑水井、在山坡下依着山体搭起来一个简易的草棚,寻找干柴干草,将它们堆放在里面,以备制作提炼铁器的用火之物。又用附近发现的比较结实的一种植物的蔓藤,编制成了数条绳索。  不出几日,水井修筑完毕,摇起水井旁边的辘轳,蔓藤制成的绳索便吊着固定的饭盒,坠入井中,取了井水,二人再将辘轳摇起,将饭盒摇出井口,井水便被打了上来。  备足了干柴干草,暖月开始铸造提炼钢铁的炉子,他和寒星二人在山洞前面的地面上,用井水和着泥土、杂草,将它们调和成粘糊糊的泥巴糊糊,然后一点一点的和小石块参杂一起垒起来,慢慢的垒成了一个一人多高的土制炉器。  又在这个“炉器”的旁边两边各留了一个小孔,紧挨着小孔又用比较光滑几个“石板”,做成一个“风箱”,将缝隙用调和的泥土封死,用杂草枝叶混着蔓藤做成一个活动舌板,用两个细木棍当作推拉杆,并留出进风口和出风口。一个简易的风箱就这样做成了。用同样的办法,暖月又在土炉的另一边制造了一个风箱。  暖月和寒星又找来几块光滑的石头,大概有十斤左右的,用来当作“锤子”。炼制钢铁的一切准备工作已经就绪。  看着他们的劳动成果,二人脸上露出了笑容。暖月伸手拉了拉寒星的手,翻开她的手掌,只见她的手掌之中,起了一层细细的皮茧,不由心疼的对她说:“星儿,辛苦了你了。”  寒星对他甜甜的一笑,说:“没关系啦,这是为了我们以后的幸福,我应该做的。”  暖月说:“嗯,我一定会让我们过上舒服的生活,然后活到我们的时代,再见到我们的亲人的。”  寒星点点头,说:“我相信。我们现在可以开始炼铁了么?”  暖月说:“不急,我们再做一些东西就可以开始了。”  寒星问:“还做什么?”  暖月走到炉子的旁边,在它旁边的地面上横着、竖着丈量了几次,然后划出了一个长方形,暖月将长方形挖成一个平整的土坑,在长方形的土坑之中,又密密麻麻的分割出很多的小长方形土坑,每个小长方形都独自一个小坑,每个小坑又在平坦的面上往下用尖尖的石头子钻出数个圆锥形状的小洞洞。暖月然后又做了四个直径为八九公分的圆形土坑,也在它们的平面上钻出许多圆锥形状的小洞洞。  寒星迷惑不解问:“月哥,你在做什么?”  暖月对她笑笑,说:“我准备做两幅盔甲。”  寒星说:“哦。”  只见暖月用调和成的泥土放于各个弄好的小型土坑之中,每个小长方形内都用泥土堆捏出七八个小圆柱体。在那四个圆形的土坑之中,顺着圆形边也用调和好的泥土堆捏出一圈小圆柱体。  寒星拍手笑道:“月哥,我明白啦,你是打算做铁衣的铁片,这些小圆柱体就是铁片的小孔,用来穿线的,对不对?”  暖月微微一笑,说:“星儿,对。”  寒星指着那四个圆形的土坑问:“那这四个圆形的铁片做什么用啊?它们也是铁衣上面的吗?”  暖月点点头,说:“是的,它们是两幅铁衣的额外一层的护心镜,专门护住前心和后心的。”  寒星说:“哦,哦,月哥,我快要佩服死你了。”  暖月说:“我只求我们能够平安的生存下去。”  暖月说完,继续忙碌,又挖了一个十斤重的西瓜大小的圆形的土坑。在土坑之中用调和好的泥土在中间竖起来一个八九公分的圆柱。等阳光将这些泥土晒的稍微干了些。  等将这些准备工作一切就绪之后,暖月说:“星儿,现在我们可以炼制生铁了。”  于是二人将那些破碎的赤铁矿石放入土炉的上层之中,在下面放入干柴和干草,暖月用两个石头‘嚓嚓嚓’几下,生起火来。  寒星见了在旁边拉动风箱的推拉杆,开始给土炉加温。暖月于是拉动另外一个风箱,两个人开始给土炉一起加温。二人一边推拉风箱,一边给土炉填柴,数次之后,土炉被火烤的通红,二人在土炉的外面都感觉到了炉子的热度,被烤的身上、脸上热热的,汗水流湿了衣服。  土炉的温度越来越高,越来越高。过了许久,只见通红的铁汁顺着管道开始往下流出,流入了暖月提前挖好的各种土坑之中。通红的铁汁慢慢的将几个土坑填平,暖月看铁汁把土坑全部填平之后,才和寒星二人停了下来。  二人取了井水,将这些通红的铁汁慢慢浇的冷却,等这些铁汁完全冷却之后,二人从土坑之中把它们一一取了出来。  暖月拿出从旁边的一棵拳头粗的树木之上,弄来的一个圆圆的树干,这树干极为结实,暖月用石头磨了几天才将它磨成一个八九公分粗细的圆木棍,他将木棍插进了那个圆形土坑制作的圆球铁器的中间的铁孔之中,于是一柄酷似大西瓜一样的铁锤出现了。  暖月试了试这个铁锤的重量,只觉的沉甸甸的,大概有四五十斤的重量,不由咧了咧嘴。  寒星看到暖月的表情,对着他哈哈一笑,说:“月哥,你力量不够啊,这个锤子也太重了吧。”  暖月说:“嗯,现在对我来说,是有点重,但是我们要想在这里生存,就得需要有分量的铁锤或者利器。”  寒星点点头,说:“也对啊。这么大的铁锤,好像个大西瓜,你打算给它起个什么名字?”  暖月说:“既然像西瓜,就叫它‘大西瓜’吧。有了它,我们的安全就有了些保障,也可以向更远的地方探探了。”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0

主题

0

听众

2

积分

等待验证会员

发表于 2019-8-6 04:38:10 |显示全部楼层
  第11章  铁刺猬  暖月、寒星二人制作了铁锤“大西瓜”。寒星又拿起一片一两公分厚的铁片,只见铁片三指长,二指宽,铁片四边都有几个圆圆的小孔,小孔极其光滑。铁片的一面光滑,另一面却布满了圆锥形状的尖尖的铁刺。  寒星伸手摸了摸那铁片上的铁刺,只觉的有些扎手。寒星说:“月哥,你要是用这些铁片制作出来的铁衣,穿在身上,是不是就像个刺猬了。”  暖月哈哈一笑说:“要的就是这效果,虽然这身带满铁刺的铁甲不能完全保护我们的安全,像这泛古大陆的霸王龙,对它来说,应该没有多大用处,但是至少也可以应付很多其他的危险,能够对我们起到很好的保护作用。”  寒星点头说:“嗯,嗯。我终于相信你是个很有发明力的人了。”  暖月说:“那你是不是越来越佩服我,越来越喜欢我了?”  寒星说:“你少臭美吧。”  暖月哈哈一笑,说:“我们赶快把它们用藤线穿起来,制成衣服吧。”  暖月、寒星二人于是开始用采集的银针草的藤茎开始缝制这些铁片,在中生代,这种银针草的藤茎十分坚韧,似乎远远的超过了尼龙的坚韧度,它们又细又长,像细线一样,用来缝制这铁片,是最好的选择。  二人对照着二人的身材,缝制出了两套铁甲,每套铁甲都是上下一个整体,从脚踝处到颈部,再到手腕之处,关节处也做的相当灵活,用的是极其微小的铁片连接。每套铁甲从上面臀部伸腿下去穿上,然后从背后敞开,用银针草的藤茎将背部的开口之处系在一起。又分别在后心部位和前心部位缝制了两个护心镜。  就这样两套布满密密麻麻的铁刺的铁甲做成了。寒星看了高兴的拍手说:“月哥,铁衣做好了,挺好看的。你快穿上试试看。”  暖月点点头,然后将铁甲穿在身上,寒星帮着他从背后将银针草的藤茎系了起来。暖月穿戴完毕之后,只觉的身体上的重量多了十斤左右,他试着在洞内来回走动了几步,只听铁衣发出微微的”哗啦哗啦”的声音,行动起来有些笨拙。但是腿脚能够伸缩自如,并不对行动形成障碍。  寒星看着他的样子,哈哈大笑了起来,说:“月哥,你现在就像一个黑色的大刺猬,而且还像个将军。”小绿也抬着脑袋奇怪的看着他。  暖月哈哈一笑说:“嗯,我现在就是个刺猬将军,看谁敢碰我刺猬大将军。”  寒星说:“我给这身铁衣起个名字吧,叫‘铁刺猬’怎么样?”  暖月说:“好啊,名副其实。不过这身铁刺猬我们也只有去往远处的时候才穿,不然太笨重了,穿着十分不方便。”  寒星说:“是啊。”  依照这样的办法,暖月、寒星二人又用提取的剩余的一些铁,制作了一把菜刀,两把匕首,和一些铁镖。这两把匕首和菜刀是经过了数百次的铁锤的捶打之后,才制作出来,基本达到了钢的硬度,非常锋利。  开始用铁锤锻打菜刀和匕首的时候,暖月还觉得铁锤“大西瓜”非常沉重,经过几百次的锻炼之后,他感觉这大西瓜在自己的手里也没有那么重了,拿着轻松了许多。这个时候再看他双臂的肌肉,似乎形成了块状,变的有型了许多。  暖月盘算了一下日子,感觉他们自从来到泛古大陆已经有大半个月的时间了,在这大半个月的时间里,二人通过努力,渐渐适应了这里的生活,也有了他们自己的‘家’,有了他们自己的现在的朋友:小绿、媚儿、小黑、小白。而且现在有了水源,有了食物,有了大西瓜,有了菜刀,有了匕首,有了铁镖。而这些都是在被逼无奈之下做出来的成果。  或许是他们所处的位置对于那些大型肉食恐龙和肉食动物来说,资源比较匮乏,所以他们自从第一天见到那只变异的霸王龙小霸王之后,再也没有见到过凶猛的肉食恐龙和肉食动物。这或许是他们的幸运,也或许是他们不去扩张地盘的聪明做法所带来的暂时的安全,而这一切的安全又会能够维持多久?  这天晚上,夜幕又降临了,洞内一片漆黑。寒星说:“月哥,我心里有些闷的慌,想出去看看星星。”  暖月点点头,二人爬出洞口,在洞口旁边坐下。小绿也跟着爬了出来,四足立着站在二人身边,抬着头警觉的看着四周。  只听周围的各种虫鸣,在茫茫的四野之中汇聚成了一片欢乐的歌声海洋。寒星说:“我想唱个歌。”  暖月说:“星儿,你唱吧,我也好想听。”  于是寒星轻轻的唱了起来,唱了一首现代的流行歌曲《虫儿飞》:“黑黑的天空低垂……只怕心碎。”  暖月没想到做为影视玉女的寒星儿,唱起歌来,声音也这么甜美,唱的这首虫儿飞,简直是美极了,声音甜甜的,纯纯的,暖月听着听着,不由陶醉在了她的歌声之中。  寒星唱完歌曲,脑袋歪着靠在暖月的肩膀上,轻轻的哭泣起来。暖月知道,她一定是触景生情,思念起自己的亲人了。  暖月很想安慰她,但是又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只是轻轻的呼唤了一声:“星儿。”  寒星儿轻轻的‘嗯’了一声。然后轻轻的问:“月哥,你肯定能从那三叶虫体内提取到那些延缓细胞衰老的生命元素么?”  暖月突然想起这件事情来,只是由于这半个月光顾着为了寻找生存必须的东西,和制作保护他们的东西了,将这事给暂时放了下来。这时听寒星突然问起,于是点点头,说:“嗯,应该没问题的,我们已经捉了很多三叶虫了,都在口袋中放着。从明天开始,有时间我就开始从它们身体中提取这种生命元素。”  寒星说:“嗯,我相信你,我们一定还可以再见一眼我们的亲人的。”  这时,一阵寒冷的山风吹来,二人只觉得身体微微一凉。寒星抖了抖肩膀,暖月问:“星儿,你冷了吗?”  寒星点了点头。只听四野开始风声大作,吹的树木杂草呜呜作响,泥土被吹起,溅在二人的脸蛋上,脸蛋微微的疼痛,凉风中带着一股水气,天边突然闪了两道闪电,一会儿,轰隆隆的雷声就传了过来。  暖月说:“哦,起风了,看来这真是要下雨了,我们赶快回到洞内吧,省的着凉了。”  寒星点点头,于是二人和小绿一起钻进了山洞内,暖月移来大石,将洞口封死。洞内又变的漆黑一片。寒星身体微微发抖,钻入暖月的怀中,小绿也贴着寒星趴下。  只听的外面雷声大作,风声呼呼,一会儿暴雨哗哗的下了起来,暴雨夹杂着丝丝的凉意,向洞内袭来。感觉到怀中的寒星儿有些瑟瑟发抖,暖月轻轻的问:“星儿,你怎么了?”  寒星儿说:“月哥,我有些冷,抱紧我。”  暖月听了,微微用力将她搂在怀中又将降落伞的布将她的身体裹住。暖月心想,看来天气要变冷了,没有衣服以后怎么办,洞内取火的话又没有烟囱,看来明天得在洞内的两边挖二个火炉,在弄两个烟囱,这样洞内才能暖和起来,以后晚上也能有光。  暖月一边思考,一边抱着寒星,想了一会儿,自己也睡了过去。  第二天早上醒来,寒星说:“月哥,我的头有点痛。”  暖月摸了摸她的额头,发现有点微微发烫,心中不由一惊,寒星儿似乎有些感冒了。他从以前采集的草药之中拿出一些草药,将洞口的一块大石轻轻的移开一点,只见外面的大雨依旧下个不停,并且风中夹带着雨水直往洞内钻。  暖月心想:这下可坏了,昨天留下的食物不多,洞内也没有生火的柴禾。他回头看了看正在发烧的寒星儿,心下一横,移开一块石头,就冲入了暴雨之中,从暴雨之中来到他们囤积的草垛之处,从里面抱出一大捆干柴和杂草,飞快的跑回了洞内。  就这几步的距离,他身上的衣服就湿透了。暖月没有办法,只好在洞口生起火来,让洞口留出一个细缝,用饭盒接了一些雨水,将草药放在饭盒之中,在火上烧了起来。一边烧,暖月一边将烟从细缝中往外面扇。  过了一会儿,终于将草药熬制熟了,他端着草药试了试,感觉不烫嘴了,然后给寒星儿轻轻的喂下。  等喝了一些草药汤和热水,又加上旁边的火堆,寒星儿才感觉到身体渐渐变得暖和了许多,身上出了一层细汗。  寒星儿看了看暖月,说:“月哥,谢谢你。”  暖月看着她,温柔的说:“傻丫头,和我还那么客气。”  二人和小绿又吃了昨天剩余的蛙龙肉,身上有了能量,寒星的气色也好了许多。于是寒星儿继续躺在草堆做成的床上休息。  暖月看着外面下着不停的大雨,不禁犯了愁,看这大雨的样子,已经下了一夜,似乎还没有停下来的意思,现在他们又没有备下食物,如果大雨下上几天,这可怎么办?  暖月想了一会,实在想不出什么办法,于是拿起匕首,在旁边山洞墙壁上挖了起来,虽然这些墙壁十分坚硬,但是如果慢慢的用钢一样的匕首挖掘,也是能够挖的动的。  挖了大半晌,挖出了一个饭盒大小的洞洞,暖月觉得累了,看着外面的大雨还在下个不停,他停了下来。  暖月拿出前些时日在水泽旁边捉的一口袋三叶虫,然后用针管从他们的体内提取了一些延缓生命衰老的生命元素,注入了饭盒之中,然后将剩下的三叶虫的尸体丢在地上,小绿看到,上去将它吸食进了口中。  暖月一看:“哦,小绿也喜欢吃三叶虫啊。”  于是暖月一个接一个的提取三叶虫的生命元素,提取完的三叶虫的身体就给小绿吃了。不一会儿,满满的一口袋三叶虫都被暖月提取完了生命元素,它们也被小绿吃了干净。  这个时候,只见盛满生命元素的饭盒已经接近满盒了。暖月轻轻的尝了一口,只觉的有些苦涩,难以下咽。暖月心想:生命的过程本来就是苦涩的,这减缓衰老的生命元素也是苦涩的,只有吃下这些苦楚,或许就会迎来生命的美好。  寒星见到暖月喝了一口生命元素,眉毛就拧在了一起,于是问:“月哥,这生命元素味道怎么样啊?很难喝么?”  暖月说:“嗯,很苦涩,就像生活一样。难以下咽。”  寒星问:“哦,那怎么办?”  暖月说:“只可惜现在正在下大雨,如果不下雨的话,我们找到食物,就着食物吃或许会好些。这个时候如果有些美味的食物吃就好了。”  只听洞口外面“噗、噗”两声响动,洞口有个物体一闪而过。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0

主题

0

听众

8

积分

等待验证会员

发表于 2019-8-6 04:38:10 |显示全部楼层
  第12章  大战偷蛋龙  看到洞口一个身影晃动了一下,暖月和寒星吓了一跳,小绿也紧张的站立了起来,抬着头看向洞口。寒星看了看暖月,暖月将右手食指放在唇边,示意她不要出声。  暖月轻轻的走到洞口,隔着石头的缝隙向外面看去,这时,外面的雨水已经下的小了很多,是毛毛的细雨。只见在洞口的外面,一个白色的秀颌龙正站在地上的泥泞之中,向他所在的山洞张望。  “是小白。”暖月回头看了一眼寒星,对她说道。  寒星问:“哦,它来干什么?”  暖月又向小白看去,只见它的身上似乎有几处伤痕,正在流出一些血,它看到暖月,伸长了脖子,瞪着眼睛,向暖月发出了“呜呜”的叫声,声音显得低垂可怜。暖月看到它的神情,又听到它的叫声,暖月以为它又饿了,来寻求食物。  暖月看它这么可怜,于是将剩余的仅有的一小快蛙龙肉,从洞口扔了出去,仍在了它的面前。  小白看了一眼地上的一小块蛙龙肉,脑袋晃动了两下,竟然没有理会那块蛙龙肉,而是继续向暖月瞪着小眼睛,嘴里继续发出“呜呜”的可怜叫声。暖月心中一愣:难道小白是在向他求助或者求救?小黑呢?在他的印象当中,小白和小黑总是形影不离,每次见到它们,它们都是成对的同时出现,而今天怎么只有小白,难道说它们遇到了危险,小白是来向他求助的?  想到这里,暖月心中觉得有些犹豫。他与小黑、小白已经‘认识’了大半个多月了,在这个泛古大陆上,到目前为止,它们两个也算是他和寒星的比较要好的朋友了。如今它有了危险,自己该不该出手相助?这个对它们造成危险的东西,会不会十分强大?自己如果去了,会不会同样遇到生命危险。  暖月想来想去,心想,看小白身上的伤痕,如果那个东西十分强大的话,小白可能就没有机会跑到他这里向他求救了,看来那个对小黑、小白构成危险的东西,实力或许和小黑、小白不相上下,如果是这样,自己应该出手相救。  暖月想到这里,对寒星说:“星儿,小白在向我求助,它和小黑或许遇到了难处或者危险,我想出去一会儿,跟着它去看看,有什么可以帮助它们的。”  寒星说:“哦,那还是别去了吧,万一那威胁到它们的那东西十分危险,你,你……”  暖月对她轻轻的笑了笑,说:“放心吧,我考虑过了,如果那个东西十分强大,我想小白也没有机会跑到我们这里来了,通过最近半个多月的相处,我觉得小黑、小白并不愚笨,如果它们觉得我不能救助它们,它们或许也不会来找我们的。”  寒星说:“哦,那我也去。“说着就要站起来,但是觉得身体又十分虚弱,只好又坐在了床上。  暖月说:“星儿,你身体虚弱,外面还有些小雨,你还是别去了。我自己足够应付。“  暖月说完,走过去穿上他的那套铁刺猬,来到寒星身前,寒星从背后给他系好铁刺猬。暖月转过身来,看了看寒星儿,用手轻轻的拍了拍她的脸蛋。然后又用手摸了摸小绿的脑袋,对它说:“小绿,你在洞内好好的陪着星儿,要好好的保护她,等我一会回来。“小绿眨了眨明亮的大眼睛,嘴里发出”咕咕咕“的叫声。  寒星儿说:“月哥,你一定要小心,要注意安全。快点回来。“  暖月温柔的对她笑了笑,说:“星儿,放心吧,我就是不顾自己的安危,也会为你考虑的,我还得保护你呢。我一会就回来。“  暖月说完,伸手将一把钢匕首拿在手中。他们用那块赤铁矿的剩余的铁,经过千锤百炼,打造了两把锋利的钢匕首和一些铁镖,其中一把剑身稍长,在十五公分左右,剑身明亮耀眼,剑刃锋利,暖月给它命名为:日光。另一把剑身稍短,在十三四公分左右,剑身明亮柔和,剑刃锋利,暖月给它命名为:月影。还有三十枚锋利的飞镖,在五六公分的长度大小,暖月给它们命名为:小星星。  暖月将日光短剑,插在绑在右腿铁刺猬上的木质的剑鞘内,又拿了十几枚小星星铁镖,放入口袋之中,伸手从旁边的地上拿起大西瓜,走出了山洞。暖月来到山洞外面,用大石头将山洞洞口封死。  暖月看了看天空,天空中还在下着蒙蒙细雨,细雨漫天飘散,犹如一层轻柔的雨幔。暖月看了看小白,小白也看了看他,转身向前面走去。  经过大半个月的挖井、打铁、搬石等体力锻炼,又加上进食了中生代的蛙龙的恐龙肉,现在的暖月比以前的文质彬彬的他要强壮了许多。  暖月将四十多斤重的大西瓜扛在肩头,铁刺猬发出轻柔的“哗啦哗啦“的铁叶碰击的声音,一身全副武装的暖月跟着小白往前面走去。  小白在前面引路,暖月在后面紧紧跟随,齐腰高的杂草被他们拨拉的四处乱倒。一恐龙一人往前走了大概四百米左右的距离,来到了山脚下的一个大岩石的下面。  只见小黑正在那个大岩石的下面,伸着脖子,瞪着眼睛,嘴里发出“呜呜呜“的严厉的叫声,和前面一个火红色的秀颌恐龙对峙着。  只见那只身体火红色的秀颌龙,一条尾巴长约一米,身长大概二米,宽二十公分,身高在一米左右,两只爪子站立,每个爪子上有三个手指,细细的脖子,小脑袋看上去有些像公鸡的脑袋,脑袋上的前面长着一个小角,小角就像公鸡的鸡冠子大小,火红火红的,它的下颌部分,长着两个叉子状的嘴,看上去极其锋利,它正是用它们来将恐龙蛋的外壳给穿透,然后吸食恐龙蛋的蛋汁的。它正张着嘴巴,对这小黑发出犹如公鸡一样的叫声,犹如一个特大号的公鸡一样,比小黑和小白身体大了足足一圈。  暖月看到它的样子,突然意识到它不是秀颌龙,它是偷蛋龙,也叫窃蛋龙。偷蛋龙是一种杂食性的恐龙,既吃植物,也吃肉类,而且它最喜欢的就是偷吃各种恐龙的恐龙蛋。这偷蛋龙身体极为灵敏,和秀颌龙相比,灵敏度不相上下,但是要比秀颌龙凶猛一些。  暖月向小黑的身后看了看,只见小黑的身体后面,岩石下有一个杂草垒成的草窝,草窝里面有三四十个鸡蛋似的长条状的秀颌龙蛋,那些秀颌龙蛋,颜色呈现黄色和白色。小黑正拼命保护着它的那些恐龙蛋。身体上也是伤痕累累。  小白看到小黑,对着那只火红的偷蛋龙就冲了过去。偷蛋龙看到小白回来,也不害怕,向小黑小白再次发动攻击。小黑、小白与偷蛋龙又打斗起来。  暖月看到二只秀颌龙和一只偷蛋龙大战,它们就两只小公鸡和一直大公鸡在斗架一样,腾跃撕咬,叮啄。偷蛋龙向小白猛地伸出尖尖的叉子嘴巴,一下正啄在小白的脖颈之处,小白的脖子被啄开一道小口,血液顺着流了出来。小黑见到,突然身体凌空跃起,跳到空中,想要跳到偷蛋龙的身体上面,去咬它的脖子。  小黑小白的动作已经十分灵敏了,但是没有想到这个偷蛋龙的身体更为灵敏,它见小黑扑来,一下向旁边跳开,伸出右爪,对着空中的小黑打了过去,砰的一声,将小黑打了出去,打的小黑在地上翻了一个跟头。  暖月见小黑、小白不是这只火红的偷蛋龙的对手,他也没有想到这偷蛋龙竟然如此的彪悍凶残,于是用双手晃了晃手中的大西瓜,轮着大西瓜对着偷蛋龙冲了上去。  偷蛋龙看到一个庞然大物对着它冲了过来,比它的高度要高出接近一倍,手里轮着着一个黑乎乎的东西,挂着呼呼的风声,向它急速的砸来,它“咯吱“的叫了一声,急忙向旁边跳开。  暖月对着偷蛋龙用力轮过去的一锤,就这样砸空了,一下子砸在了旁边的岩石上面,只听“当啷啷“一声大响,岩石被大西瓜砸的火星四射,从上面掉落许多石块。  偷蛋龙看那个大家伙冲了过去,于是来到他的背后,对着他的后背伸出锋利的叉子嘴巴,就是猛地一下啄去。  暖月穿着一身铁刺猬,手里又拿着一把四十多斤重的大西瓜铁锤,行动起来显得颇为缓慢和迟钝。偷蛋龙猛烈急速的一啄,正啄在他的后背的护心镜上。  只听的“叮当“一声尖锐的声音响起,暖月的护心镜被偷蛋龙的叉子嘴巴一下子啄了一个小窝,暖月也觉得身体猛地一震,要不是这铁刺猬和护心镜,偷蛋龙的这一啄,恐怕就啄穿了他的后背和心脏,要了他的小命。  偷蛋龙一啄之下,被护心镜震退,它没有想到这个庞然大物的身体会这么坚硬,竟然连它的这么凌厉的一啄都能挡住,而且完全不受伤害。  小黑再次从地上爬起,对着偷蛋龙又腾跃起来,张开嘴巴咬向偷蛋龙的脖子。小白也低头向偷蛋龙的脚上的爪子咬去。  偷蛋龙见小黑、小白对它进行上下齐攻,双爪急忙拍地而起,向旁边闪去,小黑、小白扑空。偷蛋龙将长长的尾巴一甩,它的尾巴一米左右,犹如一条细细的长鞭,在空中甩的“啪“的一声,对着落在地上的小黑、小白和暖月横扫而去。  小黑、小白见偷蛋龙的尾巴扫来,再次向空中腾跃而起,一边躲开“长鞭“的横扫,一边同时向偷蛋龙再次扑去。  暖月正回转身来,见一条”长鞭“横扫而来,于是双手轮着大西瓜对着那长鞭挡了出去,嘴里同时叫了一声:”开!“  偷蛋龙的尾巴尖正扫在了暖月手中的大西瓜上面,只听“啪“的一声巨响,暖月只觉的双手一震。偷蛋龙的尾巴被震开。或许是感觉到疼痛了,偷蛋龙发出一声沉闷的叫声:”呜吱!“但是没想到它的尾巴这么坚韧,经过这么剧烈的撞击,竟然没有被损伤。  偷蛋龙似乎也知道了暖月手中的大西瓜和他身上的铁刺猬的厉害,它一边与小黑、小白灵敏的激烈的搏斗着,一边躲避着暖月时而冲过来的用笨重的大西瓜的猛烈一击。偷蛋龙时而对暖月发出一击,不是啄在暖月的胳膊上,就是啄在他的大腿上。  暖月每次被偷蛋龙啄中,都觉得身体一震,但是铁刺猬的铁片十分坚硬,上面又有铁刺,因此偷蛋龙的啄击对暖月也形成不了伤害。暖月和小黑、小白与偷蛋龙打斗了十几分钟之后,暖月只觉得累得呼呼直喘。  暖月将大西瓜放在地上,双手拄着锤柄喘息,一边喘息,一边想办法,他意识到这个偷蛋龙太灵敏,这样下去,自己根本砸不到它,而且会累的筋疲力尽。这可么办呢。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0

主题

0

听众

4

积分

等待验证会员

发表于 2019-8-6 04:38:10 |显示全部楼层
  第13章  身体变化  这时,只见小黑、小白同时向偷蛋龙腾跃着扑去。偷蛋龙双爪蹬地一下窜了起来,正面对着暖月,它的巨大的两个爪子就像钢构,“嘭嘭“两下将腾跃在空中的小黑、小白给踹的落向了两旁。  暖月见机会来了,急忙用手伸进布袋之中,一把抓起布袋中的的十几枚小星星铁镖,对着偷蛋龙扬手就甩了出去。十几把小星星同时被暖月猛地甩向了偷蛋龙。  偷蛋龙的身体还在空中,距离暖月又只有两三米远,来不及躲闪,只听“啪啪啪、噗“几声响动之后,小星星全部打在了偷蛋龙的身体上、脑袋上,由于偷蛋龙的身体极其坚硬,小星星基本上都是碰到偷蛋龙的身体,都被弹得掉落在了地上。  但是有一个小星星却“噗“的一声扎进了偷蛋龙的右眼,顿时鲜血从偷蛋龙的右眼里面流了出来。偷蛋龙惨叫一声:”呜吱。“身体落在地上,对着暖月一头撞了过来。  暖月见一个小星星扎中了偷蛋龙的一只眼睛,心中大喜。他没想到这偷蛋龙竟然那么顽强,它眼睛负伤之后,没有奔逃,竟然对着他一头撞来。暖月心中大惊,大叫一声:“啊呀!“双手撇开大西瓜,身子往后边急闪。  暖月没想到脚下有一颗小石子,情急之下,一下子滑倒在地上。只见偷蛋龙的身子从空中向他压来,伸着叉子状的嘴巴向他身上猛啄而来。暖月大惊,急忙在地上双手使劲,向旁边快速滚动。  火光电石的一刹那,暖月险险的躲开了偷蛋龙的一次猛扑。暖月只听身体旁边“轰隆“一声巨响,地上的石子、沙石、草叶忽的向他飞射而来。那偷蛋龙一下正扑在了他身体左边的旁边的地上,石子、沙石、草叶崩的暖月脸上隐隐作痛。  暖月不及细想,伸出右手,从右腿之处拔出“日光“短剑。举起”日光“,转身对着偷蛋龙的脖子、脑袋就刺。  日光短剑是经过暖月数百次的捶打之后才做出来的一把短剑,剑锋十五公分左右,犀利无比。只听”噗噗噗噗“之声不绝于耳的响起,偷蛋龙被日光短剑多下刺中脑袋、脖子、眼睛、嘴巴。  一时之间,偷蛋龙整个脑袋、脖子之处鲜血横飞。偷蛋龙的脖子以上变得血肉模糊。偷蛋龙惨叫了几声,又腿脚蹬动了几下,终于趴在地上不动了。  暖月见偷蛋龙身体不再动弹,知道它已经死了,于是躺在地上大口喘气。小黑、小白走到他的旁边站立,对他“呜呜“的轻声的叫着,用脑袋碰碰他的手,双目之中充满了感激之情。  暖月休息了几分钟,从地上站了起来,用脚轻轻踢了踢偷蛋龙,发现它已经完全死了。暖月抹了一把脸上的汗水和血水,只觉得自己的肚子饿的咕咕作响,身上没有力气了,他用地上的雨水将日光短剑冲洗干净,插回剑鞘。又捡回那十几个小星星铁镖,放入口袋之中。  暖月心想:这偷蛋龙的尸体怎么办?扛回去烤吃了吧,但是这只偷蛋龙少说有六七十斤重,自己扛着它,还有一个四十多斤的大西瓜,加起铁刺猬衣服,一百多斤的东西,道路泥泞,恐怕要费力气不少。但是如果不把它的尸体扛回去,现在看这天气,雨水似乎难以停下来,现在又变得乌云密布,大雨即将来临。到哪里去弄食物呢。  暖月想到这里,心里突然有了一个大胆的想法。他看了看小黑、小白。只见小黑、小白正双眼看着偷蛋龙的尸体,然后又转头看了看暖月。暖月微微一笑,说:“算了,小黑、小白,今天我们三个在这里吃一顿偷蛋龙肉大餐吧。“  暖月于是又拔出日光短剑,走到偷蛋龙的身体旁边,用日光短剑划开偷蛋龙的身体,将它身上比较结实、好吃部分的两个大腿割了下来,准备带回去给寒星和小绿烤肉吃,又将偷蛋龙的心脏部分割了下来,准备带回去提取偷蛋龙的敏捷元素。  然后暖月开始用日光割取偷蛋龙身上其他部位的肉,将肉割出来一块块的。小黑、小白见了,张开嘴巴,咬住一块块偷蛋龙的龙肉,开始进食。经过这一番折腾,暖月也饿得受不了了,他用日光短剑挑起一块生的偷蛋龙的肉,放在嘴里开始慢慢咀嚼。  暖月这是第一次吃生的肉食,只觉这生的偷蛋龙的恐龙肉,血腥味十足,呛得他几乎要呕吐出来。这生肉又坚硬无比,在嘴里咀嚼起来非常难以嚼烂,最后暖月也顾不得了,咀嚼了几下,就吞了下去,暖月这样一连吞食了几十块偷蛋龙的恐龙肉。  偷蛋龙的身体,除了两个大腿和心脏被暖月割掉收了起来,其他的部分除了脑袋之外都被暖月和小黑、小白吃了个精光。由于雨水淅淅沥沥下个不停,又没有了风,所以血型的味道很难传播出去,一时也没有再吸引其他的肉食动物过来。  暖月挖了一个大坑,将偷蛋龙的骨头和头颅埋进了坑中,省的以后留下味道,吸引其他的肉食动物赶来附近,给他们带来危险。等一切处理完毕,暖月再次冲洗了日光短剑,插回剑鞘,打了两个饱嗝,坐下休息。  小黑、小白在旁边相陪。过了有几分钟之后,暖月只觉得肚子之中膨胀无比,身体之中血液在血管中开始猛烈窜动。他低头向胳膊看去,只见胳膊处的血脉开始凸出,身体里面燥热无比,浑身似乎充满了力量。  暖月觉得身体的力量让他痛楚无比,有种想要爆裂的感觉。暖月于是腾的一下站起身来,身体往前面奔去。这一下,就窜出去二三米远,暖月吃了一惊,自己的身体哪里来的能量,竟然变得如此敏捷和充满了力量。  顾不得这些,暖月继续跳跃奔跑,小黑、小白见了,急忙跟了过去,没想到暖月穿着铁刺猬,和小黑小白跑动起来竟然不想上下了。前面出现一个二三米的大沟,暖月竟然一下子窜了过去。  他跑到岩石下边,一拳打在一块岩石上,丝毫没有觉得疼痛,岩石被他的拳头打的震动了几下,几块碎石从上面脱落,一块几十斤重的大石头突然从上面被震得掉落下来,暖月意识微微一动,身体竟然敏捷的向旁边闪开,闪开了急速坠落的大石头。暖月吃惊的发现他的身体的坚韧度和身体的灵敏度也大大的提高了不少。  暖月疯狂的活动了一会,将周围的杂草树木、山石泥土给搅动的混乱不堪。大概过了半个小时,暖月才觉得体内的气息才慢慢平息了下来。暖月于是也停了下来。  暖月再看自己的身上,脸上、手上、铁刺猬衣服上都是挂满了杂草泥土、沙石。这个时候雷声滚滚而来,两道闪电之后,大雨又开始下了起来。暖月仰头迎着大雨,身体巍峨不动,暖月恍然之间,似乎经历了一场生死涅槃。大雨把暖月身上的泥尘冲刷干净。  暖月伸手拿起偷蛋龙的两个大腿和心脏,用布袋包好,绑在身上,又从地上捡起大西瓜。暖月只觉得大西瓜的分量突然变轻了很多,似乎比原先轻了一半,拿在手中比先前轻松了许多。  暖月心想:看来自己这身体的变化一定是因为吃食了偷蛋龙的生的恐龙肉的原因造成的。  偷蛋龙身体的敏捷、坚韧、力量被他的身体吸收了不少,如果回去再从它的心脏中提取这种敏捷元素,服用之后,以后身体有了这种敏捷元素,一定会源源不断的生出敏捷激素,大大的改善他和寒星的体质,让他们变的更加灵敏,可以更安全的生活在这个泛古大陆上。  想到这里,暖月心中高兴起来。他兴奋的扛起大西瓜,对小黑、小白挥了挥手,冒着倾盆大雨,向山洞方向奔去。  等暖月来到山洞之处,将洞口的大石头轻轻的移开,寒星的声音从里面焦急的传了过来:“月哥,你可回来了。快担心死我了。“  暖月钻进山洞,只见寒星已经从床上坐了起来,挣扎着想要起来,两个眼睛焦急的看着他,似乎已经为他担心坏了。小绿也窜了过来,来到他的身边,嘴里“咕咕咕“的叫着,伸出小舌头,舔着他的手。暖月轻轻摸了摸小绿的脑袋。  暖月对寒星说:“星儿,我这不回来了吗,别担心,我为了你也不会有事的。“  寒星说:“你知道你出去了多久了吗?都快两个小时了。“  暖月说:“嗯,差不多吧。“  寒星看了看他,说:“看你身上都淋透了,快把铁刺猬和衣服脱了吧。“  暖月点点头,于是走到她的身边,背对着她,寒星给他解开了背上的银针草系带。暖月站起身来,将铁刺猬脱了下来,轻轻的放在旁边的岩石地面上。然后回头看了一眼寒星儿,将自己的上衣脱了下来。寒星儿看到他现在结实的肌肉,俏脸微微一红,转了头去。  暖月微微一笑,将右前臂弯起,在他的右臂上出现一个拳头大的肌肉包。他来到寒星身前,对她说:“星儿,你看。“  寒星儿轻轻的说:“看什么呀?“于是把头转了过来。只见暖月正在她面前展示右臂上的拳头大的肌肉块。寒星儿的脸蛋更加红润,如果不是外面下雨,山洞内光线有些黑,她肯定会不好意思了。  暖月说:“星儿,你摸摸看。“说着用手拉住她的小手摸向他前臂上的肌肉块。  寒星儿只觉的触碰之下,那肌肉块坚硬、光滑,十分强健。寒星心中不由微微一动。  暖月急忙问:“星儿,怎么样?怎么样?我现在快变成型男了吧?“  寒星儿噗嗤一笑说:“嗯,挺结实的,你什么时候变得这么孔武有力了?“  暖月说:“星儿,就是刚才。“说着想要把刚才的事情告诉她。  寒星儿说:“你快生起火来,把衣服烤干吧,别和我一样着凉了。“  暖月点点头,然后走到洞口外面,又从草垛之下抱了一些干柴干草,放在洞内,用两块火石“嚓嚓嚓“的摩擦了几下,将干柴点燃。在火堆旁边烤起火来。  暖月一边烤火,一边问:“星儿,你饿了吧,我给你烤肉吃。“  寒星儿说:“哦,你怎么弄到的肉?“  暖月说:“嗯,等我接了水,烤上肉,马上告诉你。“说着接了三饭盒的雨水,将偷蛋龙的两个大腿,用日光短剑切开一块放在饭盒之中,又将原先提取的三叶虫的生命元素热上,放在火堆上烤了起来,煮了起来。  暖月一边烤肉煮肉,一边和寒星说起刚才如何去救小黑、小白,如何大战偷蛋龙的过程,如何又生吃恐龙肉,自己如何变得强壮等等。暖月讲到惊险之处,直吓得寒星轻声惊呼,为暖月暗暗捏了一把汗。  听着暖月说着过程,寒星看了看放在洞内的铁刺猬和大西瓜,她想多亏了这两个东西,不然她可能都见不到暖月哥哥了。感谢上苍、感谢大地,比起那些飞机上的其他人员,他们现在是多么的幸运。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0

主题

0

听众

2

积分

等待验证会员

发表于 2019-8-6 04:38:10 |显示全部楼层
  第14章  洞内的温馨  寒星听完暖月讲完事情的经过,只觉的惊心动魄,惊讶的半天合不拢嘴巴。这时,一股浓烈的熟肉的味道传了过来,寒星只觉得肚子“咕咕“的叫了起来。小绿也站了起来,眨着两个明亮的大眼睛,看着暖月面前火堆上即将烤熟的熟肉。  暖月见肉快煮熟、烤熟了,于是拿出针管和偷蛋龙的心脏,从里面提取了灵敏元素,然后将心脏扔给了小绿,小绿张口将那个偷蛋龙的心吞食了下去。  暖月从火堆上取下煮熟的偷蛋龙的恐龙肉,用日光短剑挑起来,放入了三叶虫的生命元素之中浸泡了一会,然后又煮了煮,把偷蛋龙的敏捷元素也加了进去。然后用日光短剑把煮熟的肉切开三块,分开在三个饭盒之中,给寒星、小绿和自己一人一份。  小绿看到,低头舔食了起来。暖月尝了尝煮熟的偷蛋龙的恐龙肉,只觉的它的味道和牛肉的味道有些相像,基本上算是盖住了三叶虫生命元素的苦涩味道,吃起来淡淡的,还算可以。  于是他端着熟肉来到寒星面前,扶着她坐起来,给她喂吃熟肉,寒星现在也是饿了,吃到香喷喷的熟肉,感觉十分好吃,便吃了起来,最后把一块肉都吃了进去,把饭盒里面的含有三叶虫生命元素、含有偷蛋龙灵敏元素的肉汤也都喝光了。  等寒星吃完了一饭盒熟肉和肉汤,暖月问她还要不,寒星脸蛋微红,说:“月哥,我吃饱了。“  暖月借着火光,看到寒星的气色好了许多,脸上红扑扑的,显得很是红润。他知道,寒星的感冒已经基本好了。  小绿也把那一盒含有三叶虫生命元素的肉汤和肉食吃了个精光。暖月又取下火上烤着的烤肉,给小绿吃了一些,自己也吃了一些。小绿也吃饱了,嘴里叫了两声“咕咕咕“,然后趴在寒星身边开始休息。  等三人吃过烤肉、煮肉,喝过了肉汤。暖月把剩余的烤肉收了起来,用杂草包好,放在洞内的阴凉之处。看看天色,天色已经黑了下来,由于没有钟表,他们也不知道现在几点了,暖月只模糊的感觉到现在也就下午四点多些,但是由于下雨,天色显得很黑,似乎夜幕即将降临。  外面大雨哗哗的又开始下了起来。暖月心想:时间尚早,自己一点困意都没有,外面又下着那么大的雨水。暖月于是拿起日光短剑,继续开始在山洞的洞壁上挖壁炉。  寒星见了,也从床上站了起来,对暖月说:“月哥,我也来帮你一起挖。“  暖月看了看她,问:“你现在好了吧?“  寒星点点头。暖月说:“那好吧。星儿,不用着急,我们两个慢慢挖就行了,省的累着。“  寒星说:“嗯。“于是从剑鞘中拔出月影短剑,和暖月一起在山洞内挖了起来。两个人一起挖了大概四五个小时,终于在山洞一边的靠近洞口的地方,挖出了一个一米宽,一米长,一米高的墙洞。  暖月又在墙壁上往山洞外的洞口之外挖了四道小槽,然后从洞口外面弄来比较黏的泥巴沿着道槽糊住。下面的两个小孔留着当做进风口,通往在壁炉洞内用泥土和石头糊起来的一层底面,底面上留出几个小孔,用来当作进风的通道,好吸入空气,让火堆保持燃烧。  上面的两个小孔通往上面用泥土糊起来的一层,上面留出数个小孔,用来当作出风口,用来排出烟尘,当作烟囱,将烟尘排出洞外。一个简单的原始的壁炉就这样做成了。  等做好了壁炉之后,暖月把干柴就放在了壁炉之中,将它们点燃,从外面搬来一块半个多月前打井和做炉子炼铁用的平滑的石板将壁炉口挡住,然后将地上的灰烬清理出洞外,移动洞口的大石,将山洞洞口封死。  壁炉中的干柴慢慢燃烧,山洞内渐渐暖和了起来。并且壁炉的石缝之中透出点点火光,洞内温度上升,变得温暖起来,有了点点火光,洞内也显得不那么黑了。  等将这一切做完,暖月的衣服也都烤干了,寒星将洞内的地面打扫的干干净净。山洞地势较高,任由外面狂风暴雨施虐,山洞的洞内终于出现了一种温馨的温暖的“家“的感觉。  暖月一屁股坐着杂草和降落伞布铺制的大床上,躺了下去,双手往脑袋下面一枕,伸了伸腿,只觉的身体有些酸痛。  暖月对寒星说:“星儿,今天快累坏我了,直到今天,我们这里才算有了家的感觉。我要美美的睡一觉。“  寒星说:“嗯,月哥,你好好休息一下,这几天都快累坏了。“  暖月看了看寒星,就闭眼睡了过去。寒星见暖月睡着,于是轻轻的来到他的身边躺下,一边靠着暖月的身体,一边靠着小绿的身体。  寒星借着微弱的光线,仔细的看着正在熟睡的暖月,只见他的胸脯随着他的呼吸正有节奏的起伏,一片胸肌裸露,露出了结实的肌肉块,变成了古铜的颜色,微微闪着光亮,显得十分光滑、雄壮而又结实。  再看暖月的脸面,比以前显得刚毅了许多,以前那种小白脸、奶油小生的有点娘的感觉丝毫没了半点,现在给人的是那种果敢刚毅、坚不可摧的感觉。寒星看着看着,不由心中情意荡漾,一股女人的柔情涌上心头,她禁不住将自己的香唇对着暖月的唇贴了上去。  不知道睡了多久,暖月醒了过来,他睁开双目,只见洞内微微有些亮光,动了动身体,只觉的身体经过一夜的休息,显得非常舒爽。  暖月感觉到一个光滑温软的手臂放在自己的胸脯之上,于是转脸看了看寒星儿。只见寒星儿正在熟睡,俏美的脸蛋十分娇美,暖月情不自禁,轻轻的对她的脸蛋亲了一下,暖月轻轻“嗯“了一声,将搭在暖月身上的手臂拿开,转了个身,继续睡觉。  暖月不忍心把她惊醒,于是悄悄的站了起来。暖月来到洞口,将洞口的大石头轻轻的移开一个缝隙,外面天光大亮,一股潮湿的带满水气的风吹了过来,外面的雨水还在哗哗的下着。  暖月抖了抖肩膀,觉得外面有些凉凉的感觉。他看了看外面下着的雨水,不由想到:看来现在泛古大陆已经到了秋季,现在是秋雨连绵。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天空放晴。  暖月正在思绪纷飞,只听寒星问:“月哥,你起来啦?外面还下么?“  暖月点点头,说:“外面还在下雨。“小绿也站了起来,走到洞口,通过洞口的缝隙看着外面的连绵秋雨。  寒星问:“那我们做什么啊?“  暖月叹了一口气,说:“唉,外面雨下的挺大的。没办法,我们还是吃点东西,然后再在洞口的另一边的墙壁上挖出一个壁炉。“  寒星问:“月哥,我们挖那么多壁炉做什么呀?“  暖月说:“你看外面的秋雨连绵,现在的泛古大陆似乎到了夏末秋初的季节,很快天气就会转冷,我们在这山洞之中挖出两个壁炉,这样就可以给山洞增加许多的温度,好帮助我们御寒啊。“  寒星说:“嗯,你想的真对,那我们赶快吃点东西,然后就开始挖吧。现在雨下那么大,反正也没法出去。“  二人打开昨天剩余的偷蛋龙的恐龙肉,在昨天做好的壁炉中点了火堆,开始煮水温肉。这时二人向对方各自看了一眼,看过之后,二人不由同时愣住。  只见二人现在显得格外精神,脸上气色红润,泛着亮光,看上去似乎年轻了好几岁。  暖月对寒星说:“星儿,你变得年轻了,变得更美了。”  寒星对暖月说:“月哥,你也是,你现在变得比以前更加强壮,年轻了。”  这时,小绿嘴里发出“咕咕咕“的欢快的叫声,二人向它也看了看,只见小绿也变的似乎比以前更加精神,更加的容光焕发,身体上的绿色光芒更加明亮,两个大眼睛更加有神。  寒星说:“哦,小绿也变了。变得精神了。“  暖月点点头,说:“嗯,看来我们昨天服用的从三叶虫体内提取的生命元素,真的起了作用了,它似乎减缓了我们细胞的老化速度,让我们更加年轻了,星儿,我们成功了。我们一定会永远的活下去,一直活到我们的年代。“  寒星眼里露出希望的光芒,使劲点了点头,说:“嗯。“  不一会儿,壁炉里传出来熟肉的肉香的味道,暖月急忙取出熟肉和开水。  寒星闻了闻,说:“好香啊。我们现在是在山洞里吃烤肉。月哥,你说以前的‘山顶洞人’也是和现在的我们一样,过的这样的生活吗?“  暖月哈哈一笑,说:“星儿,‘山顶洞人’是我们人类伟大的祖先,我们是现代人,经过数千年的传承,我们有了很高的文明。我们现在来到了2亿年前,他们都成了后辈,我们比他们有智慧,所以我们虽然和他们一样,现在过着山洞的生活,但是应该比他们的生活更好些吧。“  寒星咯咯的笑了笑。  暖月拿出日光短剑,对着烤熟的偷蛋龙的恐龙肉切割过去。暖月发现有一块恐龙肉十分坚韧,难以切割,于是左手拿着那块恐龙肉,右手挥动日光短剑,使劲向它“斩去”,没想到手一滑动,一剑切到了自己左手的食指上。  暖月只觉的左手食指猛的一痛,手里的恐龙肉掉在地上。寒星正看着他切肉,将他切到手指的过程看到眼里,不由惊呼一声:“哎呀,小心。”  寒星急忙抓起暖月的左手,向他的左手食指看去,只见暖月的左手食指上有一道红色的划痕。她焦急的问:“月哥,疼吗?”  暖月点点头,也看向自己的左手食指,一看之下,微微一愣,只见左手食指只是微微出现一道红色的划痕,并没有被日光短剑划出血口。  寒星急忙给他左手食指轻轻吹了吹,然后用手轻轻的摸了摸划痕,她惊讶的说:“暖月哥哥,你的手指没有受伤。”  暖月说:“是啊,只是觉得疼了几下,这一下我原以为食指会被切掉,哪里想到竟然没有受伤。”  寒星说:“嗯,没受伤就好。”  二人看了看日光短剑,发现日光短剑剑锋锋利无比,闪着寒光。寒星说:“月哥,你的手指怎么变的这么坚韧了啊。”  暖月点点头,说:“看来我们的身体变化了很多,昨天我不禁吃了那偷蛋龙的生的恐龙肉,还提取了它身体里的元素。肯定是它在起作用。”  暖月说完,又用日光匕首的剑尖向着自己的手臂轻轻的刺了几下,每次刺下去之后,都是觉得疼痛,皮肤上留下几个白点,并没有伤口出现。  暖月看到之后大喜,对寒星说:“来到这中生代,吃了恐龙肉,我们的身体也多了一项技能‘铁布衫’了。”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0

主题

0

听众

2

积分

等待验证会员

发表于 2019-8-6 04:38:10 |显示全部楼层
  第15章  大西瓜锤法  暖月、寒星与小绿一起吃过早餐,小绿没有事情做,呆呆的在洞口站着,通过洞口的缝隙看着外面下个不停的大雨。  暖月、寒星二人掏出日光、月影短剑,开始在山洞的另一边洞壁上挖壁炉。今天寒星的感冒也好了,又吃过了恐龙肉,二人觉的身体里面充满了力量,手上的皮肤也觉得坚韧了许多,于是挖起洞来,丝毫没有感觉到累。  到了大概中午时分,二人将剩余的偷蛋龙的熟肉吃光了。然后又挖了一会,将另外一个壁炉也做了出来。并且在它的上面顺便又做了一个灯炉。  暖月向洞外看去,只见外面的大雨还在下个不停,并且中间夹着阵阵寒风,天色也显得十分阴暗。  暖月心想:这雨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停下,这可怎么办?暖月又跑出去,从搭建的草棚之内抱了一些干柴干草,进到洞内。二人没有事情可做,于是说了一会儿话,寒星又陪小绿玩了一会,然后暖月躺在床上休息。  暖月躺了一会,觉得自己也睡不着。突然想到,既然现在天一直下着大雨,出不去,想起昨天自己轮着大西瓜大战偷蛋龙的情景,觉得自己当时真是东一下西一下的,没有任何章法,搞得自己没几下就很狼狈,最后几乎是累得筋疲力尽。今天自己何不趁此机会,琢磨出一套锤法,以后用到的时候才能够得心应手,在洞内也可以练习练习,增加一下自己的力量。  暖月想到这里,开始琢磨起自己的锤法来。他想到以前小时候听过的很多评书,其中那些武侠人物的打斗方法,又想了想昨天和那个偷蛋龙的大战的情景。暖月想到,任何动物都有几大共同的比较重要的地方,这些地方也相当于要害和容易打到的地方,比如:脑袋、眼睛、脖子、心脏、脚趾等等。  于是他想到,这泛古大陆的恐龙,大部分都是体型庞大,想要对付他们,无非是脑袋、脚趾、脖子、眼睛、腿部,甚至还有尾巴。锤法的重点就是攻击这几个地方,首先的招式就是攻击它的脑袋。  暖月想到对付脑袋最好的锤法就是凌空跳起,双手抡起铁锤,借着锤子下落的力量,直接砸击恐龙的脑袋,这一锤子下去,大多数恐龙也会脑浆迸裂,暖月给这一招锤法叫做:砸西瓜。  砸不到脑袋之后,对于大部分的恐龙,自己最容易够到的地方就是它们的脚丫和它们脚丫上的脚趾,那么再一招锤法就是低头猛地冲向恐龙的脚丫之处,轮锤子直接对着它的脚丫和脚趾上猛砸,这一锤下去,至少让大部分恐龙脚趾爆裂,脚丫痛疼难忍,轰然倒地,或者行动不便。暖月给这一招锤法叫做:砸爪爪。  如果脚丫也没砸中,接着就可以顺势砸向恐龙的大腿,只要砸中它们的腿部,很多恐龙也会腿断骨折,轰然倒地。暖月给这一招叫做:砸大腿。  接下来他又想了砸尾巴、砸后背、砸肚子、轮圈圈等等招数。但是最主要的还是前面的那三招:砸西瓜、砸爪爪、砸大腿。其他的只是随机应变的招数了,逮到哪里就砸向哪里。  然后暖月又想到如何使用短剑对付恐龙的招式,首先是对付对方的眼睛,只要没有了眼睛,对方对自己构成的危险基本就会丧失百分之八九十。于是第一招便是刺向对方的眼睛,暖月给这一招叫做:吹灯灯。  匕首第二下便是对付动物和恐龙的脖子,脖子也算是任何动物的致命之处,只要将它划伤,一下就会减少它们对自己的很多危险。暖月给这一招对付脖子的办法叫做:拔蜡烛。  匕首第三下便是对付动物的肚子,很多动物的背部和其他部位都比较坚硬,它们的肚子比起其他地方来就相对的柔软一些,这便于匕首的刺入和划开。由于这一招有两个动作,一个是刺,一个是划开,很像医生给病人做手术一样。于是暖月便给这一招叫做:做手术。  匕首的后面暖月也想了几招,是随机应变的:割尾巴、刺屁股等等。暖月想着想着,心中十分高兴,脸上露出快乐的笑容。  寒星正在跟小绿玩耍,她看见暖月躺在床上,嘴角突然露出笑容,于是也笑了起来,对暖月问:“月哥,你在笑什么呀?这么开心。”  暖月从床上站了起来,对寒星说:“星儿,刚才我躺着没事情做,想了如何使用锤子和匕首的几个招式,以后好使用它们对付给我们造成危险的动物。想到给这些招式的名字,我就笑了起来。”  寒星说:“哦,都有什么招式,快说来听听,练练看看。”  暖月说:“好。现在我就给你练练,顺便也教教你。”  寒星说:“好啊。好啊。”  暖月于是站起身来,从地上拿起大西瓜,他抬头看了看山洞的上面。于是对寒星说:“星儿,我第一招,是攻击它们最致命的地方:脑袋,我给这一招叫做:砸西瓜。”  暖月说完,双脚微微一使劲,凌空跳起,双手轮动手中的大西瓜,从背后轮到头顶,再轮到前面,在空中砸了下来。由于洞内太低,暖月没敢使用很大劲,这样没有碰到山洞的上面。身体充满了韧性和力量,轮动锤子的姿势非常优美。  寒星见了拍手大笑,说:“太好了,月哥。”  暖月呵呵一笑,说:“最主要的不是漂亮,而是非常实用。”  寒星点点头,问:“嗯嗯,然后呢,后面几招呢?”  暖月于是又给她展示了自己发明的剩下的几招大西瓜锤法,并给她说了每一招的名字。等展示完这一套锤法,暖月说:“星儿,你也来试试看么?”  寒星说:“好啊。”于是过去拿了拿地上的锤子,只觉的锤子非常沉重,于是摇了摇头,说:“月哥,我没有那么大力气,练不了这套锤法。”  暖月看了看点点头,说:“嗯,星儿,你的身体不适合练这套锤法,我教给你那套匕首使用的招式,这套剑法叫:屠龙剑法,专杀恐龙的。”  寒星说:“好。”暖月便把自己刚才所想的那套匕首使用招式教给了寒星。听到“吹灯灯”“拔蜡烛”“做手术”等招式名称,寒星直乐的合不拢嘴巴,特别是那招“刺屁屁”的名称,更是让她笑得腰都弯了。  等教会了寒星那套匕首招式,二人开始轮着在山洞内练习锤法、剑法。小绿瞪着大眼睛看着。等练过几十遍之后,暖月、寒星只觉得剑法和锤法都熟练了很多。  在这个小小的山洞之中,暖月、寒星练习锤法、剑法,还得顾着山洞的范围大小,练来练去,不觉之间身体变得灵敏了许多。暖月觉得有了这套锤法,练习之后越加熟练,比自己乱轮锤子的时候,力道、速度、灵敏等方面要厉害多了。  二人练着练着,只觉天色黑了下来,外面雷声滚滚,大雨哗哗的还在下。二人觉得身体有些疲乏,于是暖月给壁炉生上火,接了几饭盒雨水,再一看,洞内一点食物也没有了。  看看寒星,暖月问:“星儿,你饿了吧?”  寒星点点头。暖月说:“唉,没办法。今天晚上我们喝点开水,勉强撑过去吧,看看明天怎么样,如果不下了,我们就出去寻找食物。”  寒星只好点了点头,二人每人喝了一大饭盒开水。只觉得肚子中‘咕咕咕’作响,饥肠辘辘。  暖月看见寒星饥饿的神情,有些于心不忍。于是想了个办法,来分散她的注意力,等累了,她就会睡了,也就可能会忘记了饥饿。  暖月于是说:“星儿,我们还有一种武器,就是铁镖小星星,我们再练习一套小星星镖法吧。”  寒星说:“星星镖法,怎么练啊。”  暖月说:“练习镖法,无非是练习手腕、目力、准头,只要练习多了,力量也就大了,也就准了。”  寒星说:“嗯,那好吧。”  暖月说:“开始我们就一支一支的练习,等练习的差不多了;再两支两支的练习;然后三支三支的练习;一直练到双手同时都能发出五支镖,都能准确的打入想要打入的目标。我们就练最后一招。”  寒星问:“练到双手同时发出十支镖,都能准确的打到目标,已经很准了,还有最后一招?那是什么?”  暖月说:“最后一招叫‘天女散花’,就是将手中的所有镖和石子什么的,一下子都甩出去,基本上都能打中目标。”  寒星说:“哇,那太厉害了。我们快练吧。”  暖月说:“嗯。”于是二人就开始练习起使用飞镖来。二人练习了一会,只觉得一手甩出两支小星星,已经练的有些准确了。不由心中高兴。  这时,突然从洞口外面“嗖嗖”两下,顺着洞口的缝隙,窜进来两个黑色的东西,那两个东西行动极为迅速,等二人发现,它们已经窜进了洞内,直接对着二人的方向冲了过来。  寒星吓得惊叫了一声:“啊。什么东西。”  暖月也没来得及看清楚是什么东西,急忙将右手中的小星星,对着那两个东西甩了出去。没想到那两个东西‘嗖嗖’两下,迅速的躲了过去。  前面的那物都快跑到了暖月、寒星的床前,后面的那物对着前面的那个东西猛地扑了过去。暖月一把护住寒星,小绿也从地上突然站起,站在二人身边,看向那两个东西。  只见后面的那个东西一下将前面的那个东西扑在地上,被铺在地上的那个东西发出了凄厉惊慌的叫声:“吱吱……”后面的那个东西用脚按住它,嘴里大声叫道:“喵呜……”  听到这两个东西的叫声,暖月才觉得心里放松了许多。原来那两个东西似乎是猫和老鼠。于是二人向那两个东西看去,果然看见一只小猫似的动物正抓住一直老鼠,一口将老鼠吞入了肚中。  但是暖月一看,这只猫并不是猫,它浑身一个毛发都没有,光溜溜的。两个大眼睛闪着寒光,看样子它也具有恐龙的特征。暖月心想:原来这泛古大陆上有很多像极了现代的物种的恐龙,这只像极了猫的恐龙说不定也是猫的祖先呢,叫它什么呢,干脆叫猫龙吧,看来它是肉食恐龙。  那只猫龙吃了老鼠,看到暖月、寒星二人竟然没有害怕,瞪了瞪二人,向二人扑来。暖月吃了一惊:没想到这泛古大陆上,这猫龙竟然也是种凶残的肉食动物,而不像现代的小花猫一样可爱依人,经验害死人啊,差点被它的外表迷惑。  小绿见到猫龙向他们发动攻击,于是对它也扑了过去,没想到那猫龙反应速度十分敏捷,在空中就改变了方向,窜到了山洞的另一边,小绿一下扑空了。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0

主题

0

听众

4

积分

等待验证会员

发表于 2019-8-6 04:38:10 |显示全部楼层
  第16章  好吃的恐龙蛋  那猫龙跳到一边之后,“喵呜”一声,向着距离较近的寒星扑来,洞内狭小,寒星极难再躲闪,暖月心中大惊,伸左手一把挡在寒星前面。  猫龙一下正扑到暖月的左臂上,一对钢构似的前爪一下子牢牢的抓在了暖月的左小臂上。暖月只觉左臂疼痛难忍,急忙抖动左臂,对着前面的墙壁轮了出去,猫龙快速的撒开了暖月的左小臂,围着二人和小绿快速的游走,寻机进攻。  寒星急忙拨出月影短剑,暖月也用左手拔出日光短剑,右手掏出几个小星星,‘刷刷刷’对着那猫龙快速的甩了过去。那猫龙灵敏的几乎难以让人置信,暖月的三下飞镖都没有刺中它,小绿的数次进攻也被它躲开。  暖月挥日光短剑向它刺去,它向旁边一闪,暖月扑了个空。猫龙对着寒星又扑了过去,这个好色的猫龙,竟然总是对美女发动攻击。  暖月来不及救援寒星,急忙叫道:“星儿,天女散花。”  寒星听到暖月叫到‘天女散花’,她知道暖月是在提醒她使用他昨天创造的飞镖镖法。于是寒星左手用月影宝剑护住胸前,右手抓起一把小星星,一下子对着向她急扑而来的猫龙就全部甩了过去。  那猫龙虽然极为灵敏,但是由于距离太近,加上一下那么多小星星飞镖同时飞出,猫龙躲过了数支飞镖,但是被一支飞镖一下扎入了眼睛之中。猫龙发出了一声剧烈的惨叫:“喵呜……“  猫龙向地上落去,小绿扑了过去,上去一口咬住它的背部,将它叼在口中。猫龙蹬动四腿,拼命挣扎。但是被小绿咬住了背部,再也难以脱身。暖月看了看寒星,轻轻的问:“星儿,你没有受伤吧?“  寒星说:“没有。“她看了一眼暖月,惊叫:”月哥,你的左臂。“  只见暖月的左边小臂,被这猫龙用利爪挖破了三道血痕,露出点点血迹。  现在的暖月自从在泛古大陆吃食了蛙龙的恐龙肉、偷蛋龙的恐龙肉、三叶虫的生命元素等,身体的坚硬程度已经极大的提高了,没想到还能被猫龙的钢爪给抓伤,可见这猫龙的速度和爪子的锋利是何等的威力了。  暖月看了看寒星,说:“星儿,没事,不用担心,小伤而已。“说完他看了看那只正在被小绿叼在嘴里,拼命挣扎的猫龙。  暖月嘿嘿一声冷笑,说:“猫龙啊,猫龙,我们正愁没有东西下肚呢,没想到你自己送上门来。你这么凶残,今天我们留你不得,我今天让你尝尝我新发明的招式:做手术。“暖月说完,挥动日光短剑,对着猫龙的肚子一下划了过去。  暖月将那只猫龙一下从脖子下面划到它的后腿之处,给它来了一个大开膛。猫龙惨叫一声:“喵呜……“挣扎了一下,就死了。  寒星皱皱眉毛,说:“月哥,你现在就像个刽子手。“  暖月哈哈一笑,说:“那我也是个善良的刽子手,专门对付这种凶残的刽子手。“  小绿放下猫龙,暖月拿出试管针头。寒星问:“月哥,你要做什么?“  暖月说:“提取它身体里的灵敏元素。“  寒星说:“哦。你现在是见到什么就提取什么元素。“  暖月说:“是啊,只有这样,我们才能变得强大起来,我才能有能力保护你。“  等暖月提取了猫龙身体里面的元素。然后寒星打扫了山洞,又给暖月包扎了伤口。暖月从山洞外面接了雨水,将这只猫龙洗刷干净,捡了些较好的肉,然后切割成几块,放在壁炉之中的饭盒之中,煮了起来。  不一会儿就煮熟了猫龙的肉,暖月取出猫龙的恐龙肉,然后将提取的它的元素给放在一个饭盒之中,一块一块的切好,于是暖月、寒星与小绿一起进食猫龙肉。  这猫龙的肉腥腥的,味道吃起来有些怪怪的。如果不是饿的难受,寒星恐怕连一点都不会吃。因为饥饿,寒星才用月影短剑蘸着饭盒中的猫龙元素吃了几块。稍微没有那么饿了,寒星就不再吃了。  暖月因为练习大西瓜锤法,消耗了许多体力,于是与小绿一起大口吃了起来,他和小绿将剩余的猫龙肉和饭盒里的猫龙的敏捷元素吃了个精光。最后都打了个饱嗝,才算满足了。小绿趴到地上休息。  暖月、寒星二人见太早,不想睡觉,于是继续练习镖法、剑法和大西瓜锤法。一直练到半夜十分,才觉得乏累了,二人才进行休息。  第二天早上醒来,二人见洞外大雨滂沱,正下的紧。二人等了一会,大雨还在下个不停。二人心中焦急,为食物发愁,但是如此的大雨,二人也没有办法,只好忍着饥饿,在洞中继续练剑、练镖。暖月继续练习大西瓜锤法。  大雨整整又下了一天,中间一点也没有间断。到了傍晚时分,二人和小绿只觉得肚子里实在是饿得“咕咕咕“乱叫。  暖月紧锁眉头,心想:如果明天再下雨,自己无论如何也得出去寻找食物了。正在这个时候,洞口“噗噗“响了两声。二人向洞口看去,只见小白在洞口向洞内看了过来。  暖月见到它,以为它是来向二人寻找食物的,于是摊了摊双手。哪知小白并没有理会他的意思,而是将小嘴巴伸进了洞中,然后用嘴巴放了一个长长地黄色的椭圆形的蛋蛋在洞内的地面上。  暖月一看,吃了一惊:这蛋蛋看上去正是前天小黑和她拼命守护的它们下的秀颌龙蛋。难道它要将它们自己的恐龙蛋送给我们当作食物吗?  暖月正在思考,这个时候小白继续往洞内放进恐龙蛋,一连放了五个恐龙蛋蛋。然后对着暖月“呜呜“的轻轻叫了几声。  暖月看到它的眼神,顿时明白了,它确实是把这些恐龙蛋献给他们来当作食物的。暖月眼圈一热,对小白急忙摆了摆手,说:“小白,不用,不用,谢谢你。“  小白对他张了张嘴巴,似乎笑了笑,然后转身离开了。  暖月走到洞口,移开洞口的大石,看着小白离去的消失在大雨中的身影,叫了一声:“小白。“  寒星走了过来,问:“月哥,这蛋蛋不会是?“  暖月点点头,说:“嗯,正是它们生的蛋蛋。“  寒星说:“哦。没想到它们……“  暖月说:“是啊,我也没想到,这小黑、小白竟然也能有如此的情意。它们为了保护自己的蛋蛋,不惜自己的生命,与偷蛋龙拼命。如今见我们没有食物,竟然将它们拼命保护的蛋蛋献给了我们当作食物。谁说这泛古大陆的恐龙,只是冷血,它们有的还是有情意的。“  寒星说:“是啊。那我们吃吗?“  暖月说:“吃。“  于是二人用饭盒接了雨水,将五个鸡蛋大小的秀颌龙的恐龙蛋放在了饭盒之中,点着了火,煮了起来。  恐龙蛋很快便煮熟了。暖月从壁炉之中拿出了煮熟的恐龙蛋,然后在墙壁上敲开了蛋壳。  别看恐龙身体强大,但是恐龙蛋的蛋壳并不坚硬,相反和现代的鸡蛋等蛋壳基本上是一样的脆弱,因为只有这样才能让新生命容易破壳而出,才能更加容易的隔着蛋壳进行呼吸。  暖月扒好一个恐龙蛋,递给寒星。寒星放到自己的鼻子前面嗅了嗅,只觉的气味非常香甜。她轻轻的咬了一口,只见薄薄的一层蛋清之中,出现一个大大的蛋黄。  寒星在嘴里细细的品了品,只觉的恐龙蛋滑腻柔软,非常的香,口感极好。寒星觉得现代所有的蛋类都比不了这恐龙蛋好吃。于是寒星伸出右手食指,一边吃一边点头,说:“嗯,好吃,真好吃。“  暖月见她吃恐龙蛋的样子,就知道这恐龙蛋肯定十分好吃。于是将剩余的四个恐龙蛋也扒去了蛋壳。递一个恐龙蛋给小绿,小绿张开嘴巴接了过去,然后慢慢吞食。  暖月也拿起来一个恐龙蛋吃了起来,一吃之下,才知道为什么寒星会露出那样的表情了,这恐龙蛋真是世间难得一尝的美味,恐怕他们的时代没有任何东西会有这样的味道和口感。但吃的半个恐龙蛋之后,就觉得吃了一两个馒头一样,这恐龙蛋竟然含有那么多的能量。  恐龙蛋虽然好吃,但是能量太过巨大,寒星把一个恐龙蛋吃下大半个之后,就感觉自己已经饱了,她强忍着吃完一个恐龙蛋,不由打起了嗝,拍拍肚子,对暖月说:“暖月哥哥,这恐龙蛋好大能量,一个恐龙蛋,吃的我好饱。“  暖月吃了两个恐龙蛋之后也觉得饱了。小绿也吃了两个恐龙蛋,也是心满意足的趴下睡觉去了。  等吃了恐龙蛋之后,二人只觉的浑身充满了力量,精神也感觉到十足,于是接着开始练习镖法、剑法。二人发现今天晚上镖法的准头也准了许多,目力变强了许多,或许是那猫龙的原因,毕竟它的视力极好,在黑暗之处都能看清楚东西。他们的力道也大了许多,并且一直练到双手能够同时各个发出三支镖,并且这六支镖都能准确无误的击中自己想要击中的目标。  暖月提起大西瓜,发现他现在一只手轮动大西瓜,都没问题了,看看自己昨天被猫龙抓伤的左手的伤口,也已经基本愈合。暖月心中高兴,在洞内窜来窜去的练习大西瓜锤法,丝毫没有觉得洞内空间狭窄,感觉身体在洞内运动自如,自己的身体的灵敏度也增加了许多。  二人练习到半夜十分才睡觉。第二天暴雨依旧,早上小白又送来了五个恐龙蛋。没有办法,暖月、寒星二人只能心存感激,接着煮食了恐龙蛋。  这一天同样大雨没有停下,小白也分三次一共送来了十五个恐龙蛋。就这样暖月、寒星和小绿到傍晚的时候,已经食用了小白送来的二十个恐龙蛋。  暖月心中感动,据他大前天的观察,他知道小黑、小白这次一窝的恐龙蛋大概四十个左右。大雨不停,自己和寒星、小绿已经吃食了它们的一半的恐龙蛋。说不定它们可能现在也难以寻找食物,也在食用它们的恐龙蛋。  这么说的话,它们的这一窝的恐龙蛋现在剩下不了多少个了。虽然它们以后还能够再生,但吃食了这么多,终究欠下了它们不少情分。暖月想,这恐龙蛋是极好的补品,以后有机会,一定去多弄一些来食用,对于身体的素质的提高有很大的作用。  现在的情况是小黑、小白的这一窝恐龙蛋恐怕剩不了几个了,明天肯定会光了。如果明天大雨再不停,自己就是冒着大雨也得出去,去寻找食物,绝对不能再吃小白的恐龙蛋。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0

主题

0

听众

2

积分

等待验证会员

发表于 2019-8-6 04:38:10 |显示全部楼层
  第17章  盐  经过数日大雨不停的煎熬,暖月、寒星二人与小绿在洞中艰难度日。这日天亮,暖月搬开洞口的大石,向洞口外面看去,只觉一股清新的空气袭来,暖月看看外面,天空已经大晴。  暖月喜出望外,回头对寒星激动的说:“星儿,天晴了。“  寒星听了,心情也很激动,急忙问:“是嘛,我看看。“果然见外面已经不下雨了,而且阳光显得明媚。  二人于是和小绿一起走出山洞。二人抬头看了看天空,正是早上九点左右,天空蔚蓝,凉风习习,带着些雨后的冷湿气息。  太阳在天空中散发着光芒,照在身上暖暖的。再看看四野,一片清新,杂草树木显得格外干净。有些地方地面还很潮湿,有些树木杂草的上面还挂着水珠,空气中带着湿湿的泥土和草木的香气。  寒星长长地呼吸了一口新鲜的空气,她向天空中伸开臂膀,抬起头,闭上眼睛,神情有些陶醉的说:“啊,好香,好舒服。“  暖月看了看她,呵呵一笑,说:“嗯,我们终于重见天日了。“  寒星说:“闷了那么久了,今天我们要好好的在外面玩一玩。“  暖月说:“嗯。“暖月看了看洞外的情况,他们原来铸造的那个炼铁泥炉,在几天大雨的施虐之下,已经瓦解了,化为了一堆泥土。  暖月摇了摇头,说:“可惜,可惜,费了那么大劲,如今它变成了这般模样。”  寒星听了说:“反正我们已经炼完了铁了,现在又没铁矿石了。有啥可惜的。”  暖月点点头,说:“也对。星儿,没想到你也这么会安慰人了。”  寒星咯咯一笑,说:“还不是跟你这个大博士学的。”这时只听得二人的肚子之中“咕咕“的响了起来。  寒星用手一捂肚子。暖月哈哈一笑,说:“星儿,饿了吧?走,我们赶快回洞中准备准备,出发去寻找食物。“寒星点点头。  于是二人回到洞中。寒星本不想穿铁刺猬盔甲。暖月告诉她,以前没有也就算了,现在有了盔甲,最好就穿上,因为现在他们处处都可能遇到危险。最后寒星只好不情愿的穿上了铁刺猬盔甲。  暖月、寒星二人穿上了铁刺猬,又都每人带好了二十支小星星飞镖,带好日光、月影短剑,暖月在怀中放好两块火石,然后随手抄起地上的大西瓜,与寒星、小绿一起走出洞外,搬来大石,封死了洞口。  来到草棚前面,暖月从草垛之中抱了一大捆干柴干草出来。寒星问:“月哥,你准备搬家吗?带那么多干柴干草做什么啊?“  暖月说:“星儿,这不是刚刚下完雨么,外面很难寻找比较干的柴禾了,不带着这些干柴,我们怎么煮东西吃啊。“  寒星听了点点头,说:“对啊,还是月哥想的周到。“  暖月抱出干柴干草,然后来到小绿身边,用手摸了摸它的小脑袋,说:“小绿,你今天辛苦一下,今天你来背柴禾。“  小绿听了,忽闪了两下明亮大眼睛,不解的看着暖月。暖月哈哈一笑,拿出身上的银针草滕编制的绳子,从小绿的两个前腿和肚腹下面穿了过去,然后在它的背上做了一个绳扣,然后将那捆柴禾捆在了小绿身上。  小绿开始不明白暖月什么意思,等暖月将柴禾捆在它身上之后,小绿明白了过来,嘴里发出“咕咕咕“的叫声,似乎在埋怨暖月。  寒星看到,噗嗤一笑,说:“月哥,小绿说你欺负它呢。“  暖月哈哈一笑,拍了拍小绿的脑袋,说:“小绿,听话,等会弄到好吃的,多分你一些吃。“  小绿只好不情愿的背起了柴禾。暖月、寒星二人开始往前面走去,小绿背着干柴跟在后面。  铁刺猬发出哗哗的轻鸣声音,自从二人吃了恐龙肉、服用了灵敏元素、生命元素、猫龙元素之后,又经过这几天在洞中的练习,他们的身体已经变得比原来灵敏、柔韧、有力量了许多,目力也变强了许多。  寒星丝毫没有感觉到身上穿着十多斤重的铁刺猬,往前一步跨去,蹭的一下就跨出去接近两米远。寒星吃了一惊,没想自己现在的身体这么轻盈,这么有力量了。  暖月扛着大西瓜,也没觉得身上有多少负担,走起路来虎虎生风。二人与小绿很快就来到了以前的那个水泽旁边。  二人向水泽看去。经过几天的大雨,只见水泽比原来上涨了不少,水面的面积也扩大了不少。水泽里面各种蛙声、蛙龙的叫声和其他动物的叫声混成一片。  二人分开杂草,与小绿一起来到水泽旁边。只见水草显得格外鲜嫩,许许多多的蛙龙和青蛙等小型动物跳来蹦去的,水泽附近显得非常热闹。  寒星突然指着水泽之中激动的说:“月哥,你看,鱼。“  暖月向水泽之中看去,只见水泽里面出现了许许多多的各种鱼类,它们正在水中追逐嬉戏。暖月说:“哦,还真的有不少鱼呢。“  寒星说:“月哥,我想吃鱼,我们今天捉鱼吃吧。“  暖月点点头,说:“好吧。“四处一看,旁边有两棵三指粗细的小树。暖月过去用手一把将它们抓住拗断,然后用日光短剑销出两段带尖的木棍来,递给寒星一个。  暖月给小绿解下柴禾,小绿蹦跳着在旁边的水草之中去扑捉蛙龙和青蛙去了。暖月对寒星说:“星儿,来,我们现在开始捉鱼吧。“  寒星点点头,二人于是拿着木棍,开始捉起鱼来。自从二人食用了那只猫龙的敏捷元素之后,二人的身体灵敏度和目力一夜之间增长了许多。  很快二人就用木棍从水中插了几条鱼,扔到旁边的地上。这时,寒星看到一只正在游动的三十厘米左右长的”大鱼”,于是用木棍一下迅速的向这只”大鱼”刺去,按说,寒星这一下速度极快,毕竟已经练习了两天飞镖,腕力也增长了不少,一下刺到“大鱼“本不是问题的。  哪里知道这个“大鱼“竟然也是十分灵动,在木棍还没进入水中的时候,一下就游跑到了一边,寒星竟然一下没有捉住它。  寒星说:“哦,这个大鱼好厉害,我抓不住它。“  暖月看了看那条“大鱼”,只见“大鱼“四条鱼鳍竟然长的有些像腿脚,尖尖的脑袋,一条长长地尾巴,他心中一动,这条”大鱼“并不是鱼,从身体特征上来看,是一种恐龙,应该叫做鱼龙。  暖月于是对寒星说:“星儿,它不是鱼儿,它是鱼龙。“  寒星问:“你是说它也是一种恐龙吗?“  暖月说:“嗯。是的。“  寒星说:“那我们还抓它不。“  暖月说:“看我的。“说完,暖月慢慢靠近那条鱼龙,将木棍慢慢的靠近水面,等木棍的尖已经靠近了水面,突然猛地一用力,向那条鱼龙刺去,一下正刺在鱼龙身上,将那天大鱼龙甩上了地面。  寒星拍手笑道:“月哥,没想到你还是个捕鱼能手啊。“  暖月哈哈一笑,两人又发现了几条鱼龙,然后又用这样的办法捉了几条,这时,地上已经有了十几条鱼和鱼龙被二人捉住。  暖月看了看,说:“星儿,差不多了,我们上去烤鱼吃吧。“  寒星说:“嗯。“  二人于是用银针草滕栓起那些大鱼,暖月一声呼哨,小绿跑了过来,它也捉食了不少了食物了,吃了多半饱了。  二人与小绿找到一处稍微干些的地面,铺上干柴,准备生火烤鱼。突然寒星脚下一滑,向地面倒去,暖月一惊,左手拿着干柴,右手扔掉火石,右手一把将她揽住,反应速度极其灵敏。寒星向暖月感激的一笑。  二人向脚下看去,只见寒星脚下一片白花花、亮晶晶的东西,在阳光的照射之下,闪闪发光。  寒星一愣,问:“咦,月哥,这是什么东西?“  暖月看了那东西一眼,不由心中大喜,对寒星说:“哦,这是盐。“  寒星说:“啊?盐?“  暖月点点头,说:“嗯,是的。这个地方靠近水泽,可能是湖盐。“  寒星说:“哦。“  暖月于是伸手拿起一个晶状颗粒,说:“你尝尝。“  寒星于是放在嘴巴前面,轻轻舔了一下,只觉的咸咸的,果然是盐。  暖月说:“这下好了。以后我们吃东西也可以有些味道了。盐是人们生活不可缺少的东西,长期不吃盐,身体就会没有力气。以后我们可以从这湖里提取湖水,经过太阳晒制,可以制得粗盐。“  寒星听了也是非常高兴,这几天她也早就吃腻了没有味道的各种肉食。不过为了生存,没有办法不吃。如今有了盐,以后食物的味道可以更好一些了,她自然很高兴。  二人发现了盐,心里高兴,暖月也哼起了小曲,一边哼唱,一边点火烤鱼。而且还用饭盒煮了水,水中放了几颗盐粒,将那一条大鱼龙切开几块,放了进去。  不一会儿,就烤好了鱼,二人和小绿正准备享用,空中一阵动听的歌唱声音传来,寒星一听说:“哦,媚儿来了。“  只见媚儿从空中飞落,落在二人面前,用小嘴巴唱起了“动听的歌声”。这时,身边草丛晃动,小黑、小白也出现在二人面前。  暖月、寒星二人一看小黑、小白也来了,心中的感激之情溢于言表,这两天为了度日,吃了它们二十多个恐龙蛋。  暖月轻轻的摸了摸小白的脑袋,用自己的脸贴在它的小脑袋上,小白也和他“亲热”的不得了。看得寒星和小黑都些妒忌了。  暖月将两个烤好的大鱼递给小黑、小白,它们两个高兴的吃了起来。暖月和寒星切开了用盐水煮熟的鱼龙,果然味道比以前好吃了许多。寒星感觉味道鲜美可口,于是便比以前多吃了一些。  不一会,暖月、寒星与小绿、小黑、小白、媚儿,就将这些烤熟的鱼儿和鱼龙吃了个精光,他们也是吃的肚子饱饱的。  寒星打了一个嗝,说:“哎呀,好几天没有吃到这么好的食物了。今天真好。”  暖月说:“嗯,以后会更好,我们一定会吃的好,穿的好,活的好。”  寒星说:“月哥,以后我们要多弄些盐,食物也能有些味道。”  暖月说:“好啊。现在就可以弄。你们等着。”暖月说完,拿起饭盒,将那堆白色的颗粒装入饭盒之中。  寒星与媚儿玩耍。小黑、小白与小绿嬉闹着。  突然远远的草丛之中传来一阵急促的马匹奔跑的声音,小黑、小白惊异的抬起头来,看了看,便钻入草丛之中没了踪影。  小绿也立起四肢,抬头向远方的草丛之中看去,嘴里发出了“咕咕”的叫声。  暖月、寒星二人一愣,急忙弯腰隐藏在齐膝高的草丛里,也顺着声音来源之处,向远方看去。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0

主题

0

听众

2

积分

等待验证会员

发表于 2019-8-6 04:38:10 |显示全部楼层
  第18章  遇险  暖月、寒星二人向远处看去,只见远远的草丛之中,跑来一群“野马”。寒星拍了拍胸口,吐出一口气,神情放松了下来,说:“哦,月哥,原来是一群野马啊。”  暖月仔细的向那群“野马”观看着,只见它们的轮廓像极了现在的马匹,等稍微离近了一些,才发现它们的头颅长的有些尖尖的,身体上似乎没有毛发,一条尾巴好像一条光秃秃的绳子。  暖月说:“星儿,不是野马,是像极了马匹的一种恐龙,你看它们长的很有恐龙的特征。”  寒星听了,不由心情又紧张起来,向那群“野马”看去,果然见它们和现在马匹有些相似,又有些不同,从体形特征上很像是一种恐龙。  寒星担心的问:“月哥,它们会不会对我们有危险?”  暖月仔细的观察了一会,说:“我感觉这种恐龙,和我们时代的马匹极为相像,很有可能是马匹的祖先,那么说,它们的性格不会非常暴躁。但是我们还是小心些为妙。快趴下。”  暖月、寒星于是低下身子,在草丛里仔细的观看着。  那群“野马”很快就来到了水泽旁边,二人仔细数了数,有二十几匹。它们来到水泽旁边,为首的是一匹比其他“野马”高出半米的身形健壮的花色“野马”,只见它身上光溜溜的,皮肤上黄色和黑色,白色相间。它一声嘶鸣,其他马匹都停了下来,它们开始在水泽旁边吃食起水草来。  暖月说:“看来这种恐龙也是一种草食恐龙,既然它们那么像马匹,干脆就给它们起名叫‘马龙’吧。它们的性格应该是比较温顺的。”  寒星说:“哦,那我们能不能捉它们呢。”  暖月想了想,问:“星儿,你想要它们当坐骑吗?”  寒星说:“如果能捉到一只最好,也可以骑着玩玩。”  暖月说:“那好,我去试试看。你喜欢哪个?”  寒星说:“那个花的马龙不错,就叫它‘大花马’吧。“  暖月点点头,说:“好,你小心些,我去捉它。“  寒星说:“你肯定它们是温顺的恐龙么,不然还是别去了。“  暖月说:“一般草食性的恐龙都是比较温顺的,我觉得没问题。我去试试看。“  寒星说:“那你一定要小心些。“  暖月点点头,说:“嗯,我会的。“  暖月于是站起身来,慢慢向那群马龙靠近,那些马龙正在低头吃草,看到暖月走了过来,有几个抬头看了看他,觉得他似乎没有恶意,也没有惊慌,于是继续低头吃草。  暖月慢慢的来到大花马身边,大花马看到他走了过来,转头看了看他,暖月对它笑了笑,大花马继续低头吃草。暖月于是慢慢的伸手向它的脖子摸去,大花马一惊,转头看向他。  暖月急忙收回手,然后从地上拔起一堆鲜嫩的水草,递到大花马的嘴边。大花马看了看他,于是张开嘴巴,吃起他手中的水草来。暖月于是左手拿着水草喂食大花马,右手向它的脑袋摸去。  大花马没有抗拒暖月的抚摸,反而用鼻子向他的手臂碰了碰,用舌头舔了舔暖月的手,以示友好。  暖月一边喂这大花马,一边向它慢慢靠近,等离的近了,暖月伸手摸了摸它的脖子。大花马依旧没有抗拒,继续吃食他手中的青草。  暖月见机会来了,脚下一使劲,蹭的一下窜了起来,足足窜起来三米多高,身体犹如猿猴一样灵动,一下子落在了大花马的背上。那花色的马龙吃了一惊,顿时发怒起来,四肢上下跳动,一声长长地嘶鸣,在地上奔腾跳跃,想要将暖月甩下来。  暖月急忙抱住它的脖子。大花马前腿一跪,后腿一蹬,暖月一下从它的身体上被甩了下去。大花马抬起双前爪,后边两个爪子站立,两个前爪向暖月踢来。  暖月落在地上,吃了一惊,急忙站起身来,看到大花马用两个前爪踢向他,于是急忙一俯身,从它的身体下面快速的钻了过去,来到大花马的后面,脚尖一蹬地,蹭的一下,又跳到了大花马的后背上。  暖月落到大花马的后背上,用双腿死死的夹住大花马的腹部,用两个手臂死死的抱住大花马的脖子,身上的铁刺猬扎的大花马疼痛难忍。大花马发出了阵阵嘶鸣,在草丛之中蹿蹦跳跃,四处乱跑。  无论它怎么跑动跳动,暖月只是死死的抱紧了它的脖子,双腿死死的夹住它的肚子。过了大约半个小时之后,大花马终于不再动了,而是站在了原地一动不动。暖月哈哈一笑,长长的出了一口气:大花马终于被他驯服了。  暖月知道,这马龙看情景像极了现代的马匹,智商比较高的动物。它们一旦被驯服,一辈子就会记住驯服它的人,驯服它的人就会成为它的主人。  暖月对寒星叫道:“星儿,小绿,你们过来。我把这个大花马驯服了。“  寒星听了,于是带着小绿走了过来。暖月跳下大花马,只见它的皮肤上被铁刺猬扎的都是印痕,但是它的皮肤也是十分坚硬,并没有被扎伤。  寒星说:“月哥,你好厉害,我越来越佩服你了。我可以摸摸它么?“  暖月说:“当然可以了。“  暖月于是对大花马点点头,说:“大花马,听话,让星儿摸摸。“  大花马站着不动,用鼻子和舌头直舔暖月,已经显得极为亲近。暖月、寒星二人正在围着大花马观赏。  突然旁边一匹马龙发出一声凄厉的嘶鸣。二人吃了一惊,向那匹发出凄厉叫声的马龙看去,只见在它的脖子处,一个庞大的二米长的鳄鱼,死死的用血盆大口咬住了它的脖子。  那个马龙挣扎了几下,脖子很快便被鳄鱼咬断了。大花马看了看水面,突然发出一声明亮的嘶鸣,带着其余的二十几匹马龙向远处狂奔而去。  暖月、寒星被突入起来的变故吓了一跳。小绿嘴里发出了“咕咕咕“的明亮的警告之声。暖月寒星转身准备离开,寒星突然发现在她的旁边一米多的地方又出现了一条鳄鱼!  鳄鱼皮的颜色本来长的像极了这土壤的颜色,二人由于光顾着来驯服马龙,忘记了观察旁边有没有危险,这鳄鱼也是被过来吃食水草的马龙吸引了来的。  那条鳄鱼突然张开大嘴,向寒星扑了过来。暖月大吃一惊,伸手去拿地上的大西瓜。这时小绿突然从地上跃起,砰的一声将那个扑向寒星的鳄鱼给撞在了一边,鳄鱼长着巨大的嘴巴,与小绿对峙着。小绿一边发出“咕咕咕“的明亮的叫声,一边向后面退避着。  暖月抡起大西瓜,想起来他的大西瓜锤法,于是凌空跃起,对着那条鳄鱼从空中砸了下来,嘴里大声说了一声:“砸西瓜。“  鳄鱼傻不拉唧的,也不知道躲闪,大西瓜在空中带着呼呼的风声,加上重力速度,一下正砸它的脑袋上,只听的“啪“的一声巨响,鲜血四溅,那头鳄鱼被暖月砸了个脑浆迸裂。  暖月落下地来,轮了一下大西瓜,看了看那条被砸死的鳄鱼,鼻子里面哼了一声,脸上露出得意的神色。  却听寒星惊恐的叫道:“啊呀。月哥,我们,我们被鳄鱼群包围了。”  暖月听了,吃了一惊,他向四周一看,只见地上满满的爬满了鳄鱼。暖月大惊,这下坏了,怎么跑来这么多鳄鱼。  暖月来到寒星和小绿身边,对他们说:“星儿,你拔出月影短剑护身,和小绿跟着我,我们赶快往外面冲。”  寒星紧张的点点头,急忙拔出月影短剑。暖月于是双手轮动大西瓜,在前面开道,见到鳄鱼,便挥动大西瓜向它们反击,鳄鱼群发现自己的同伴被大西瓜碰到就死,也变的聪明起来,见到大西瓜轮了过来,便向一边闪开。  就这样,暖月在前面轮着大西瓜开道,缓缓的杀出了一条血路,中间被他用大西瓜砸死的鳄鱼有四五条。  等他们冲出鳄鱼的包围,那些鳄鱼见暖月、寒星已经跑掉。于是纷纷争先恐后的向死去的鳄鱼尸体扑去,开始撕扯啃咬死去的同类的尸体。  冲出鳄鱼群的暖月,只觉的心跳的厉害,从刚才驯马、大战鳄鱼群来说,他消耗了不少的体力,现在显得有些筋疲力尽,于是扔下大西瓜,一跤跌坐在草地上。  寒星看着远远地鳄鱼群撕咬同伴的身体的样子,不由想要呕吐。二人正惊魂不定之时,突然发现草丛之中一阵晃动,一个野狼一样大小的黑色东西出现在二人面前。小绿立即站起身来,瞪着两个明亮的大眼睛,恐怖的看着那个东西,嘴里发出了惊恐的“咕咕”的叫声。  暖月、寒星看到那个黑乎乎的东西,只见它长的好像一头野狼大小,利用四条腿行进,四条爪极为锋利,但是也是具有恐龙的特征。  暖月根据所掌握的恐龙的知识,心中不由大吃一惊,脸上露出惊恐的模样,对寒星说:“坏了,这是、这是一种恐龙,肉食恐龙,叫速龙。”  寒星说:“哦,那我们快跑吧。”  暖月说:“不行,速龙的奔跑速度几乎和猎豹差不多。我们肯定跑不掉。”  寒星问:“那,那怎么办?”  暖月说:“好在我们身上有铁刺猬护身,又有短剑,我们杀了它,只要注意别让它有机会咬到我们的脖子就行。”  寒星说:“嗯,我会,我会注意的。”  暖月伸手拿起地上的大西瓜,对那头速龙说:“过来啊。”  那速龙见到暖月的挑衅,仰起头来,发出一声低沉的吼叫:“吼……”  暖月突然想起,速龙是群体性的肉食动物,它在呼叫它的同伴们,似乎正在告诉它们,它已经发现了食物。  想到这里,暖月心中大惊,此地不宜久留,必须尽快解决掉它,不然等速龙群到来,他们就是等于出了虎穴,又入龙潭。他和寒星、小绿必然死无葬身之地。  暖月凌空跃起,抡起大西瓜,对着那头速龙就砸了过去,嘴里叫了一声:“砸西瓜。”速龙见暖月凌空轮着一个大大的圆圆的东西向它的脑袋砸来,那东西风声响动,它刷的一下往前窜出去几米远,张着恐怖的嘴巴,露出尖尖的牙齿,对着寒星冲了过去。  寒星见它对自己扑来,急忙灵敏的向旁边跳开,同时伸手拨出月影短剑,对着它的脖子划去,正是一招练的极为熟练的:拔蜡烛。  速龙一扭头,躲过了寒星的对它脖子划来的一剑,然后用两个后腿站立,直立了起来,一下子变的和寒星产不多高,用两个锋利的前爪向寒星抓来。  寒星吓得急忙向后腾跃。小绿这时来到了速龙的背后,猛地从地上窜了起来,一下跳到了速龙的背上,噗通一声,将它扑到在地。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QQ|Archiver|手机版|无名交流网 ( 鄂ICP备18000449号-6 )

GMT+8, 2020-7-10 07:14 , Processed in 0.053861 second(s), 12 queries , Xcache On.

Powered by Discuz! X2.5

© 2001-2012 Comsenz Inc.

回顶部
汽车门网     神马电影网 施肥机,便捷,式笑笑博客一笑倾城爱玩电影萌怪网专注精品源码分享微言读书E881同城网web小工匠美女sho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