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名交流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楼主: VakShounny

我不想成为第二个张扣扣但也别逼我成我第二个张扣扣

  [复制链接]

0

主题

0

听众

2

积分

等待验证会员

发表于 2019-8-7 03:46:47 |显示全部楼层
  21年追凶维权之路艰难  凶手至今逍遥法外  或许我们都会有疑问,这么明显的蓄意重伤案件,行凶者为什么既不用被追究刑事责任,也不用对受害人进行经济赔偿?难道是受害方没报案么?  其实在曾康银遭遇恶势力暴力的第一时间,曾康银的家属就向江洪镇派出所报了案。并且在其住院治疗期间,家属也多次前往江洪镇派出所催促其立案抓人,但除了镇司法所主任陈捷伟及挟仔村村委会干部有到院探望、慰问之外,其他有关部门无一人关心此案。直到后来,因为当地群众的舆论越来越大,江洪镇派出所才派了一名法医陈康秀来医院给曾康银做伤情鉴定。最后鉴定的结果仅是轻伤!对于这个结果,不论是家属,还是当时的主治医师陈峰和相关医务人员,大家都觉得法医简直是睁着眼睛在说瞎话!但是面对大家的质疑,江洪镇派出所的人却信誓旦旦地给出了这么一番说辞:鉴定为轻伤只是权宜之计,目的是为了尽快抓捕凶手,因为若按照实际伤情鉴定,拖的时间会很长!  秉着相信政府相信法律的信念,曾康银家人只能静待后续处理。但事实上,鉴定结果出来后,江洪镇派出所既没有进一步去了解案情,也没有对施暴者进行抓捕,更未给予立案!至于行凶者对受害方的经济赔偿等问题,更是绝口不提!至此,这起原本人证、物证俱在,犯罪事实清晰的黑恶势力伏击绑架重伤致残案,就在有关部门的推诿扯皮敷衍塞责以及主动充当黑恶势力的保护伞下,不了了之了。  这个时候的曾康银,依旧对政府仍然抱着极大的信任。他信访至遂溪县公安局,寄希望上一级政府部门能为自己伸张正义。后面又实地上访了几次,最后总算见到了遂溪县公安局时任局长何某。曾某向这位何局长讲述了自己的悲惨遭遇。这位何局长也表示非常同情,并口头承诺一定会下令彻查此案。曾某则觉得自己总算看到了希望,以为正义的脚步应该很快就会到来。但现实又给了他一记响亮耳光。结果是他不但没有等来正义的脚步。而且从知情人处得知,这位何局长可能是何七、何智、何妃来等人的宗亲!英楼塘村的黑恶势力之所以敢如此嚣张跋扈,目无法律,很大一部分的底气,可能就来自于背后的腐败力量的撑腰!而江洪镇派出所此前的各种不作为,甚至主动为黑恶势力充当保护伞的行为,似乎也有了合理的解释。自此,曾某变得越来越沉默,脾气也越来越乖张。他绝望的不再上访,更不愿再提及那场恶行。但曾康银此前的上访行为还是激怒了当地政府里的某些人。加之黑恶势力的干涉,村里但凡有扶贫名额,他们都不会考虑曾某家,即使他家的条件最为符合扶贫政策。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0

主题

0

听众

4

积分

等待验证会员

发表于 2019-8-7 03:46:47 |显示全部楼层
  @欧阳下蛋咆 2019-07-30 18:10:02  扬州方巷镇长村霸,百度一下看看黑恶势力猖獗……      -----------------------------  黑恶……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0

主题

0

听众

2

积分

等待验证会员

发表于 2019-8-7 03:46:47 |显示全部楼层
  1998年至今,陈国英她一边尽心照料卧床的丈夫,每日悉心喂他喝药、吃饭、擦洗身子等等;一边又像个男人一样出海打鱼,去碳窑扛麻袋或者帮人砍树做苦力。总之,她想尽了一切办法,无论活重只看钱多地挣钱养家。而父母和三个孩子,则主要负责自家的农活。甚至稍有空闲,爷爷奶奶还要带着三个孙子上山砍柴卖。但即使他们这样努力,因为要不断的还债,生活还是过得异常艰难!每年的开学季,三个孩子的学费总是凑不齐。这个时候,孩子要想继续上学,就要跟着大人去亲友家挨家挨户的借。心软的,多少会借点,实在借不出,也会安慰和鼓励孩子几句。心硬的,不但给白眼,更多的是避而不见。  对于那些年艰难走过来的日子,曾康银的妻子庆幸终于熬过来了,但对于丈夫刚出事的那几天,她却历历在目,每每想起都心痛欲碎。她说:“见到血肉模糊的他后,脑袋里一阵嗡嗡的,当场就晕过去了。醒来后,我一直在心里求神求公老保佑,只要人活着,人活着就好了。”而她的婆婆直接哭到卧床不起;从不流泪的公公更是老泪纵横,担心的连路都走不稳;三个孩子则吓得不知所措,只是木木的站在病床前哭。丈夫出院回到家后,公公总是担心恶徒还会来害儿子,常常在睡梦中被吓醒。曾康银也总是无缘无故地害怕。每天晚上,一定要大儿子陪着才睡得着。他总说他的魂让那群恶徒给打散了,而大儿子年轻阳气足,可以帮他聚魂。即使是睡梦里,他也会抓紧儿子的手,呓语着让儿子给他点阳气。  看着妻子不分白天黑夜地辛苦赚钱,老人孩子天天担惊受怕,天天瘫卧在床的曾康银承受着病痛的折磨之时,更是心生绝望。“我觉得自己就是个废人,是个累赘,没能为老人孩子做什么,还要他们为自己这样煎熬着,这样活着还有什么意思呢?”曾康银不止一次产生过一死了之的念头,但看着头发渐白的父母,疲惫却坚强的妻子,还有三个嗷嗷待哺的孩子,想着把自己害到这个地步的那些恶人,“我死了的话,那些凶手依旧得不到惩罚,只会让亲者痛仇者快,所以我得活着,好好地活着。”就是这份信念,让绝望的曾康银在卧床一年有余后,终于能够借助拐杖下床了。但因为当时伤情过重,后期没有钱继续治疗,放弃了许多复健手术,现在的他落下了肩不能扛,手不能提的终身残疾。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0

主题

0

听众

16

积分

等待验证会员

发表于 2019-8-7 03:46:47 |显示全部楼层
  在大儿子的鼓励下,曾康银向记者回忆起了那件寒冬里的可怕事件。1998年12月27日上午,时任江洪镇挟仔村村长,年仅34岁的曾康银,闻知岳母生病,心急火燎的他立马从家中骑上摩托车去隔壁村(具体村名)给岳母送药,但在经过黄盐公路与林显村村道的交叉口的时候,突遭何妃来(英楼塘村黑恶势力人员之一)持木棒拦路袭击,连人带车摔倒在地。在曾康银尚未反应过来之时,与何妃来同村的何七、何军、林胜等人(均为英楼塘村黑恶势力人员)也从道路旁冲了出来,或手持钢管,或木棒,开始对曾康银的头部、胸腹、手、脚进行围殴。当时曾康银逃命不及,硬生生被歹徒砸烂双腿打断双手!曾康银回忆那撕心裂肺的痛,如今还噩梦连连地哭泣……  起初,曾康银并不清楚这群黑恶势力为何要对他下如此毒手。但随后从他们的辱骂声中,迷迷沉沉的曾康银听出了一些眉目:原来这些恶徒是在对他此前助力挟仔村村民依法收回被侵占土地的事进行打击报复。(据了解,英楼塘村与挟仔村在1.2号土地一事上,曾存在争议。后经遂溪县人民政府相关工作人员查访,证实争议土地本为挟仔村所有,英楼塘村的强行侵占属违法行为。随即,遂溪县人民政府依法发布了《关于英楼塘村与挟仔村争议土地的处理决定》的红头文件,明文判定1.2号土地的所有权及使用权为挟仔村集体所有,英楼塘村不得违法侵占。)  当天,手无寸铁毫无反击之力的曾康银被打得奄奄一息,只能抱护着头在地上呼痛呻吟。附近有村民听的惨呼声赶来查看,曾试图劝阻,但遭到了行凶者的呵斥,他们甚至扬言:谁要是敢阻拦,就连着一起打死!于是,在场的村民便无一人再敢上前劝阻。当时在场的村民杨某说道:“那群人手里拿着钢管木棍,围着地上的人在打,我和我村的人看到地上的人一动不动,要不是还有声音,我都以为死人了,想着这么打下去,不定真会死人,就一直劝着不要打了,但那些人骂我们多管闲事,后来.....”杨某回忆到这里,似乎不愿说下去了。过了好一会儿才继续:“或许是我们一直在劝着,那些人似乎更怒了,几个人直接丢了木棍,去搬了路边堆着的大石块,就朝地上的人的身体砸去,就那几下子,那人的嘴巴啊耳朵啊鼻子什么的都有血冒出来了,那人开始一直哀嚎着,后来就真的没声了。”当时杨某和村里人以为真死人了,都吓住了。其中一个村民认出了曾康银,就悄悄离开了现场,加紧时间跑到了新市村曾康银大舅子家,将情况告知了增康银的大舅子(姓氏)某。  闻讯,大舅子大惊失色,赶忙就近喊上自己的朋友陈某,急速赶往现场。但等二人赶到时,何妃来等人已将曾康银绑运至英楼塘村南边荒山准备杀人灭口。据现场目击的村民讲述,在转移去山林之前。为了让昏迷的曾康银清醒过来,这大冬天的,何妃来等人不但用冷水对着曾康银的头部一阵泼浇,更像拖死狗一样把人拖到摩托车后座上,用事先准备好的绳子几经捆绑,然后骑上摩托车,一行人往英楼塘村南边的山林去了。  中途曾一度因疼痛清醒过来的曾康银似乎听到行凶者之所以要将他转移去山林,其目的就是为了在隐蔽处杀人灭口!   “转移到山林之后,他们就松了绑,一把将我从摩托车后座拽下,甩在了山林的荆棘丛上。我全身都在痛,禁不住就呼救了一声。”于是又遭到了何妃来等人的一顿毒打。直到曾康银无力呻吟,彻底动弹不了了,何妃来等人才停住了手,开始准备将他灭口。“何亨豪、何七分别摁住我的左肩和右膀,何智则对我举起了马刀……”曾康银想起命悬一线的那一刻,身体都止不住颤抖,庆幸的是正当何智准备手起刀落之时,山下有路人经过。听到人声,可能还是第一次杀人的何智有些紧张,手一抖,刀砍偏了,只在曾康银的颈部划下了一道口子。并且这一刀没有伤及到颈动脉,他侥幸逃过了一命。待到山下人声远去,何七又踹了他几脚,见他毫无反应,已形如死尸,就得意的说:“不用补刀了,估计已经死了。就算没死透,肯定也救不活的。”一旁的何妃来等人觉得在理,便各自收起凶器,下山扬长而去。  何妃来等人前脚刚离开,大舅子和其朋友陈某就在好心村民的指引下,也赶到了英楼塘村南边的山林。循着血迹,两人很快就找到了血肉模糊的曾康银。大舅子用手探了探曾康银的鼻子,发现尚存着一丝气息。于是,二话不说,背起曾康银就往山外走……接着,大舅子和朋友陈某又合力把曾康银送至了就近的村卫生所(具体名字)。在村卫生所医生的简单急救后,曾康银被紧急送往了湛江市196医院。在196医院医务人员的全力抢救下,头骨开裂、腰椎凹陷、手脚粉碎性骨折的曾康银终于从生死边缘中捡回了一条命。虽然性命得以保住,但人却落得终身残疾。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0

主题

0

听众

4

积分

等待验证会员

发表于 2019-8-7 03:46:47 |显示全部楼层
  后续治疗昂贵债台高筑 一家老小担惊受怕  1998年,尽管国家开展全国扶贫政策,贫困人民生活有所提高,但据国家资料所得,1998年末,贫困县农村居民人均手存现金仅381元,存款余额153元,农村居民普遍现金收入低。世代耕农的曾康银家中并不富裕。原本靠夫妻二人勤苦劳作养活的一家子,不但要面对家里顶梁柱被殴打致残的惨痛,还得筹集随之而来的高昂治疗费去拯救命悬一线的亲人。即使东借西凑,曾康银一家也凑不齐医生建议的五处手术的费用。最后,在湛江市196医院里躺了5个月的曾康银只能勉强完成了五处手术中的一处手术。在之后,家里能卖的都卖了,亲友能借的也都借了,家人实在筹不到钱了,曾康银只好放弃很多还没完成的治疗,不顾医务人员和家人的劝阻,无奈的忍着伤痛,强行出了院。  出院后的曾康银,只能整日瘫卧在床,因为没钱支付药费,所以每天只能靠喝妻子熬的民间草药来疗养身体,没有镇痛药,疼的时候把自己的手都咬出血了。一家之主遭此厄运,作为妻子的陈国英不但要照料残疾的丈夫,还上顾着年事已高的公婆,下要看着三个未满10岁的孩子,还要扛起养家糊口的责任,同时还要出去揽工偿还丈夫住院治疗期间欠下的高额债务。期间艰难之时陈国英差一点就将自己的骨肉小儿子卖与他人以补家用,当时一家人哭天喊地震痛全村,后来大家一起筹了些钱救济才让他们度过了一段日子。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0

主题

0

听众

4

积分

等待验证会员

发表于 2019-8-7 03:46:47 |显示全部楼层
  公正廉明成为摆设表面文章  地方政府官印正是国家所颁百姓所托国法所寄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0

主题

0

听众

2

积分

等待验证会员

发表于 2019-8-7 03:46:47 |显示全部楼层
  恭喜发财,大吉大利!抢红包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0

主题

0

听众

2

积分

等待验证会员

发表于 2019-8-7 03:46:47 |显示全部楼层
  天理何在?谁再为民申冤啊?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0

主题

0

听众

6

积分

等待验证会员

发表于 2019-8-7 03:46:47 |显示全部楼层
  太恶劣了!!楼主找媒体了吗?电视台之类的,多曝曝光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0

主题

0

听众

2

积分

等待验证会员

发表于 2019-8-7 03:46:47 |显示全部楼层
  刹了它吧,让它变成鬼以后都惧怕你都后悔自己做过的事,一家都给它带走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QQ|Archiver|手机版|无名交流网 ( 鄂ICP备18000449号-6 )

GMT+8, 2020-11-1 04:24 , Processed in 0.023800 second(s), 11 queries , Xcache On.

Powered by Discuz! X2.5

© 2001-2012 Comsenz Inc.

回顶部
汽车门网     神马电影网 施肥机,便捷,式笑笑博客一笑倾城爱玩电影萌怪网专注精品源码分享微言读书E881同城网web小工匠美女show